第六百零八章 我不想長大,長大後就沒童話(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宋福生望著河面水潺潺,耳邊听著船上人的吆喝聲,呼吸著清晨的新鮮空氣,在做著擴肩運動。

    過一會兒又活動活動頸椎。

    他身邊圍著好些漢子。

    這些人在河邊,正邊收村里人的魚,收下王婆子她們特意給送來的新出鍋燒餅,將用油紙包的燒餅放在牛車筐里,邊說笑。

    宋福生囑咐富貴他們︰

    第一批人手基本上就差不多了,這最後幾天招工,就不要在城鎮和附近村里轉悠了。

    要下沉下去。

    拿著咱們知縣給開的介紹信,趕車去真正的偏遠山區轉悠轉悠。

    雖然我們會辛苦一些,我們在哪里招工都是招,並不缺干活的人手,但是想想偏遠山村的人,他們更需要就業機會。也能招上來更加吃苦耐勞的老實漢子。

    啊?往遠了走走。

    富貴他們連連點頭︰“沒問題。”

    比起能讓更多窮苦的漢子養得起一家老小,別讓他們想靠老實出力氣都求助無門,多走點道不算啥。

    宋福生又問富貴王忠玉他們︰“這段日子有沒有遇到過什麼難處?”

    就是這個話題給宋福生逗笑了。

    因為富貴說了,啥花花事都有。

    有那村長想拿捏出村打工的漢子,不給出證明的。

    咱就說啦,以防刁民里正做出這種事,所以咱們家是有第二條的,里正不給出證明,就去村里尋十戶人家作保。

    你要是一個村里連十戶人家都處不好關系,那不好意思,說明你這人也不咋滴呀。

    就有那種來招工的反應,他們村現下有賣“具保書”的,給點糧或是花銀錢換。

    還有硬與富貴他們套關系的。

    就是“九族”的關系實在是不好套,最初老家不是這里的,“根”不在這,就攀不上那種拐了彎的你七姑奶奶三妹子四舅子大嫂子之類的。

    就出現,說以前擺攤賣大排檔時,和咱們攤子相隔不遠,或是說來咱家拍檔里吃過面條之類的。

    一點不夸張,這關系讓他們攀的,給咱們都整的一愣一愣。

    要知道,眼下“千里馬”真的很好招人,一方面是民眾才打完仗過的苦。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待遇好。

    在這年頭,宋福生給的工資很高了,押運一趟來回一個月倆月的,補助更好。

    而且凡是“上班”時間,千里馬管吃管喝,甚至家離的遠還管住。

    這對于許多鄉下漢子來講,那不就等于掙的銀錢全能攢下?

    富貴與福生學這些時,只當簡單匯報,說個樂子,不以為意。

    他們這幾位代表“千里馬”招工的小頭目,早就能做到拿那些花花事當小菜一碟,搭眼就能看透,自個就能解決。

    可當富貴學另一件小插曲時,露出些不高興了。

    學他、王忠玉、宋福祿曾經去過一個村,說他們只招工好人,結果卻無意中听見,那個村里人在私論他們仨不像好人。

    得虧那個村的里正識字,也知曉九族有匾的事,要不然差些被那里的村民給暗戳戳舉報到鎮上。

    富貴不高興,宋福生卻笑壞了,真心覺得不怨那個村的村民。

    你瞅瞅那仨人形象︰富貴發型那樣,宋福祿眼瞎一只,王忠玉屁股有傷,現在走道還有點瘸。

    一瞎、一瘸、一個邊說話邊甩頭發的,冷不丁出現在陌生的村里,哈哈哈哈。

    “駕。”

    “駕。”

    幾台牛車清早出發了。

    “呵呵,慢些,”宋福生臉上帶著笑意與富貴他們揮手。

    宋福生家里。

    此時,滿村里人都干了不少活了,宋茯苓才睡眼惺忪的坐起身。

    就這,她還一副沒睡醒的樣子,頭發披散著,身上圍著粉花被,眼神透著迷茫打哈欠流出眼淚,用手揉眼楮。

    老太太听到動靜,掀開簾子探頭瞅了瞅︰“醒啦?”艾瑪,要急死了,再不醒,飯就得熱第三遍,她還有好些活要干哪。

    “奶,我娘呢?”

    “她出去了,找你娘干啥呀?飯給你煮好了,衣裳也給你平整的鋪在手邊了。你就穿那身,昨日的給你洗了。”

    宋茯苓沒回答,慢慢的扭動頭部,看向窗外,可能是沒看清,又慢騰騰的,還得拖拽著棉被圍著,湊到窗邊。

    就這動作,馬老太感覺都看不得,看見一回,就能急的她鬧心。

    “噢。那奶,你進來唄?”

    “怎的了?”

    “我那什麼,出血了,這棉被褥子都要拆了洗。”古代的身體第一次來月經,給棉被褥子蹭的到處都是。宋茯苓自己都納悶︰我睡覺這麼不老實嗎?不能呀。

    馬老太急忙掀開孫女被子一看,“……”

    看看血,又看看孫女,心想︰還口口聲聲小呢,這可真是可以嫁人生娃了。

    “你等著,奶這就給你整些草木灰去。”

   -->>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