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強者陸振國,一刀斬築基!【五千字,求月票】(1/4)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陳陽听的有點暈乎。

    既然很了不得,難道不是應該和他交好才對嗎?

    “師兄,這話,是什麼意思?”

    “字面的意思。”

    玄真望著還在說話的陸振國,說道︰“97號,有很多能人異士,想在97號大放異彩,比道門弟子一躍成為真人,難度都不小。”

    “陸振國此人,各方面都極為優秀……”

    “你知道他今年多少歲了嗎?”

    玄真話題轉的很突兀。

    陳陽愣了下,不確定道︰“四十歲?”

    “五十八歲。”

    “保養的真好。”

    “他在擔任浙省部長之前,做了二十年的部長秘書。如果她願意,二十年前,他就可以擔任市級的部長。”

    “那他為什麼不擔任?”

    “知道他之前給誰做秘書嗎?”

    “誰?”

    “唐英。”

    陳陽搖頭,一臉茫然,表示並不知道這人是誰。

    玄真道︰“唐英是上一任福州部長,後來擔任97號第一部長,再後來……死了。”

    “怎麼死的?”

    “自殺。”

    “真的是自殺?”

    “嗯。”玄真點頭︰“的確是自殺,這一點沒有疑問。但他是被逼死的,這一點也沒有疑問。”

    “誰逼死的?”

    “很多。”玄真搖頭道︰“說不清楚,牽扯太多了,這是一筆糊涂賬。”

    陳陽問︰“那陸振國他……”

    玄真道︰“唐英死後,陸振國為他守孝五年,之後重入97號,從基層做起,到今天一共十九年。我說過,他能力很強,如果說,現在97號所有的部長里,誰最有資格沖擊第一部長,這個人,一定是陸振國。”

    “最多二十年,也可能更短,他一定能擔任第一部長。”

    陳陽還是不解︰“這和我們有關系嗎?”

    玄真道︰“他重入97號很大的一個原因,是為唐英報仇。”

    “唐英不是自殺的嗎?”

    “沒人會無緣無故的自殺,沒有外力所致,他為何自殺?”

    陳陽好似想到什麼,問道︰“逼死唐英的,有我道門的弟子?”

    “嗯。”玄真點點頭。

    這時,陸振國也已經說完。

    晚宴開始。

    陸振國穿梭在人群中。

    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八點多鐘。

    場中的氣氛不減,陳陽卻是感到無聊。

    他面朝西子湖,望著湖對面夕照山上的雷峰塔。

    今夜一輪圓月,恰好將這雷峰塔映照在湖面上,十分的清晰。

    “不習慣這種場合?”玄真走過來,手里端著一杯茶水。

    陳陽嗯了一聲︰“這和我想象中的修行,不太一樣。”

    “哪里不一樣?”

    陳陽仔細的想了想,卻又說不上來,他搖頭︰“不知道。”

    玄真笑道︰“你以為,修行是什麼?修行是打坐念經,也是入靜畫符,但也需要入紅塵練心。”

    “你需要鑄就一身鎧甲,刀槍不入,方能視一切誘惑如無物。”

    “你看他們,哪一個不是修行之人?”

    “可你再看他們,哪一個又能與世俗徹底脫離?便是海域中的散修,深山中的苦修,也難以逃脫處事規則。”

    “古人說的好,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人生在世,先學加法,再做減法。”

    “人脈,關系,不管在哪里,都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即使真有超凡入聖的神仙,你覺得那就是期待中的烏托邦?”

    “佛家講四大皆空,道家說順其自然,儒家稱天地合一。這類境界,自古至今,誰人能達?大部分都和你我一樣,是這塵世間一粒沙,最普通不過的一粒沙。”

    “早點習慣,很快,你還要面對今天的場面。”

    陳陽嗯了一聲,笑著道︰“我哪有那麼矯情,我就是隨口感慨一句。”

    他指著對岸︰“師兄,你說雷峰塔下面,真有白素貞嗎?”

    莫名其妙的,他腦袋里突然浮現出老黑的模樣。

    白素貞,該不會就是老黑白化的樣子嗎?

    那可真是太叫人絕望了。

    玄真不答反問︰“白雲觀中門有一顆大槐樹,法源寺也有一顆百年槐樹,你如果仔細觀察,很多名觀寺院,都有大槐樹。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槐樹屬陰,素有一樹一家之稱,輕易不能挪,挪了就死。古時候有人搬家,一定要剪一根槐樹枝隨身攜帶,死後受到指引,魂魄會回到祖地。”

    “也因為這些原因,但凡有槐樹的地方,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傳聞。”

    “很多道觀寺廟建前選址,如果那里有槐樹,一定是優選有槐樹的地方。然後倚靠槐樹四周-->>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