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老蛇祝言,神黿攔江【六千字,求月票】(1/5)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走蛟意外重重。

    陳陽只知道走蛟會遇見災劫,可能引發狂風暴雨,電閃雷鳴。

    他以為白青山的危險,就只有這些。

    事實上,如果白青山什麼都不在乎的話,他也的確就只有這麼點危險。

    但他總歸是有良知的。

    動物,尤其是蛇類。

    當白青山路過時,這些蛇會感受到白青山的氣息。

    走蛟過程中,就像是有一只放大鏡,不斷的將白青山身上的氣息放大。

    方圓數十里,近百里的動物,都能感受得到。

    它們出于本能的靠近。

    而這股氣息,白青山沒有辦法收放自如。

    即使他離開這里,這股氣息也會殘留幾天。

    陳陽的手機第二天就沒電了,他也沒管。

    從目前的情況看,估計雲霄他們會聯系自己。

    不過都是小問題,最多就是抱怨幾句。

    走蛟還是要繼續走的。

    第三天,他們來到了位于靖江的陵江區域。

    此時,已是白天。

    而此時的潤江,靠近陵江的幾個區域,出現了大量的蛇類,以及其它的野生動物。

    這些動物出現在市區,引起許多市民的驚奇,以及少部分的恐慌。

    潤州道院,位于潤江金牛山,此處又被稱為小茅山。

    除了潤州道院之外,另有一座黃大仙廟。

    此黃大仙,與紫金山的黃大仙,並非一物。

    相傳,仙真赤松子黃初平,雲游采赤石脂于此,並在這里留下一口古井。

    當地人感念黃初平造福于民,所以才在此山建黃大仙廟,用來向他貢香火,望其護佑一方人民。

    黃大仙廟,住持于真信,此刻正在距離黃大仙廟外的山中。

    握著一把劍,在竹林里練劍。

    不知何時,有一個弟子走來,遠遠地看著。

    弟子臉上有焦急之色,但並未出聲打擾。

    等到于真信一套劍法練完,收劍立身,這才上前。

    “住持,有您的信。”

    “哦。”

    于真信接過信,看了一會兒,說道︰“正常的事情,不必太在意。”

    弟子也從送信人那兒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于是問道︰“市區突然多了這麼多的野獸,會不會是有妖物故意為之?”

    于真信笑道︰“想什麼呢?茅山就挨著不遠,什麼妖膽子這麼大?”

    “不是妖,別亂想。”

    他回到道觀,拿出手機,給送信的對方打了一通電話。

    簡單說了幾句,對方懸著的一顆心才放下來。

    雲霄早早就打來電話,通知過他,近期白青山走蛟,會路過潤江,可能會出現一些情況。

    從發生的事情來看,都在正常範圍內。

    于是打完電話之後,他安排弟子,這幾日不要呆在山上,全部下山,去市區多走走。

    遇見野獸,驅散就是,不要傷了。

    山上還有一座潤州道院,想來也會派些弟子。

    再加上市里其他的寺廟,解決這樣的小事情,簡直就是綽綽有余。

    第四天的夜里。

    他們進入了靖江中段,不出意外,今晚就能離開靖江水域。

    下一步便是向著太湖進發。

    太湖很大。

    周遭可見穹山,另有群山無數。

    當初陳陽斬殺野豬王,野豬王便是試圖橫跨太湖逃遁。

    想來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白青山越走越心驚,也越發的對武夷山之外,抱有極大的敬畏。

    他在武夷山下的一片區域稱王,震懾四野。

    但他比誰都明白。

    他在武夷山,並不算什麼。

    尋常小妖,自然不敢觸他威嚴。

    真正的大妖,也不會貿然出面。

    若真發生什麼危險,他就是守在第一線的炮灰。

    他的作用就是炮灰。

    要不然人族怎麼可能給予他在人類社會中,如此之高的地位?

    凡事有得必有舍。

    而這次離開武夷山走蛟。

    才短短的幾天時間,他就被震撼的無以復加。

    江水之下,不知道埋藏了多少具巨大的骸骨。

    有巨大的蛇骨,還有許多龐大的尸骨,從形狀看,有些像是巨龜,或是巨大的魚類。

    這些都是大江河域中,修行有成的妖啊。

    卻都沉了江底。

    有的是和他一樣,走蛟失敗。

    也有一些,可能是壽險已至。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走蛟的。

    走蛟風險那麼大。

    不走蛟,也能繼續生活。

    走了,可能下一刻就死翹翹。

    忽然。

    白青-->>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