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毫無痛苦(1/5)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這方雲簡直就是血口噴人,居然污蔑他是偷盜之人!

    包袱,是張塵風用青鱗蟒的皮制成的,里面妖核也是他這十數日辛苦戰斗得來的。

    到了這方雲嘴里,卻成了贓物?

    更重要的是,這方雲前來只是為了給那劉夢兒找寶物而已!根本就不是他所說的追蹤至此。

    而現在,這家伙居然一盆盆污水往他身上潑!

    說到底,這家伙分明就是覬覦他包袱內的妖核,想要巧取豪奪罷了!

    張塵風的臉色,逐漸陰沉了下來。

    “哈,哈哈!”

    張塵風突然大笑起來。

    “你這偷盜之人,笑什麼?”

    方雲眉頭一皺,開口問道。

    “呵,我笑堂堂望族方家,居然會被我這麼一個搬山境的武者入屋成功偷盜,這盆污水,你潑得實在勉強!”

    張塵風冷冷的說道。

    確實,這方家乃是望族,守衛森嚴,別說搬山境了,就連氣海境武者都不能隨意出入。

    如他所說,這盆髒水實在潑得勉強!

    那方雲听到這番話,當即臉色大變。

    隨後好像想到了點什麼,臉上涌現一股揶揄之色︰“呵呵,我倒是潑髒水了又怎樣?你這有娘生,沒娘養的雜種,我乃是望族繼承人,而你空有戰侯之子的名號,卻無戰侯之權,你說別人會相信誰?”

    說到這里,方雲話語微微一頓,臉上涌現不屑之色。

    “而且在這野外,你遇到我就是你的不幸,我手下三人,哪個不比你強?就算在這里,我將你殺死,也不會有人追查到我身上。”

    “張塵風,你識相的就乖乖按照我說的做,我耐心有限,別逼我出手,免得受皮肉之苦。”

    這番話語落下。

    張塵風的臉上躍上一抹猙獰之色。

    有娘生,沒娘養?

    雜種?

    一股殺意,直接從他心底涌現,讓他渾身上下,全部毛孔都冒出了一股極度的寒意。

    體內的睚眥聖脈在不斷收縮,一種極致的殺機,在張塵風身上展露。

    雙目,逐漸泛紅。

    “你!該死!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張塵風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從牙縫間蹦出。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而張塵風的逆鱗,便是他父母!

    這方雲先是污蔑他偷竊,隨後還辱他是有娘生沒娘養的雜種,此仇此恨,唯有用這方雲的鮮血才能洗刷!

    “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東西!別以為自己凝聚了圖騰就不是廢物了!來人!把這賤貨的四肢給我廢了!”

    方雲臉色一變,直接朝著三個侍衛下令,要他們廢掉這張塵風四肢,心腸無比歹毒!

    三個中年侍衛听到這方雲吩咐,沒有絲毫猶豫,身後圖騰浮現,直接朝著張塵風轟出一拳!

    他們三人是方雲的貼身侍衛,對于廢掉他人四肢這種事情可沒少做。

    在他們看來,這張塵風不過是其中一個倒霉蛋而已。

    方雲看著身前的少年,臉上露出得意之色,他一早就想這麼做了,只不過之前一直尋不到這個機會而已。

    一想到這以往的天才像條死狗一樣匍匐在他腳下,這方雲心中就升騰起了一股變態的快感。

    張塵風殺氣四溢,沒有絲毫的猶豫,驟然出劍!

    手腕一動,三殺劍被他拔出,身上爆發出一股強悍無比的氣勢。

    心神溝通下,手中長劍亮起一股讓人心寒的白芒。

    嗡!

    劍身震動,傳蕩出一陣刺耳劍鳴。

    直接將三人拳風破去!

    方雲本來臉上布滿得意之色,可在張塵風出劍之後,這家伙臉上的神色瞬間呆滯,面色僵硬。

    一股極為驚愕的神色,爬上了他的面孔。

    尖聲叫到︰“這,這怎麼可能!你居然是一個器道強者!”

    不僅是他,那本來朝著張塵風轟擊而去的三個中年侍衛,都是停住了腳步,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切。

    入靈層次的器道強者?

    嘶!

    三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冷氣。

    突然,那一開始開口說話的中年男子反應過來。

    他終于知道為什麼這張塵風被發現後,從始至終都那麼的平靜!

    是因為這少年實力雄厚,從頭到尾都不曾將他們放在眼內!

    搬山四重,入靈層次的器道武者,確實是有不把他們放在眼內的資本!

    “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那方雲面色癲狂,根本接受不了往日這個廢物居然成了器道強者的事實!

    妒忌的火焰,在他心中蔓延。

    現在他腦海中就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將這張塵風給擊殺在此!

    那三個中年侍衛臉色微變,神情變得凝重起來,沒有了之前的隨意。

    “你很不錯-->>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