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宴飲(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當夜,姑臧城中竟然四處火起。

    兵士迅疾報與呼延牙,呼延牙連忙出營察看。只听得蒼蘼城中人喊馬嘶,鬧了半宿,方才漸漸平息。

    次日一早,宇文追便遣人送來書信,說不知何人走漏了風聲,昨晚竟有兵士作亂叛逃,四處放火,如今正在肅清城中余黨。為萬無一失計,懇請將換防之事推延兩日。

    “這宇文追搞什麼鬼?”呼延牙心中不悅,“昨日明明說好之事,又要推延?”

    卻也不願在這關鍵時刻再惹出什麼事來,于是回復信使︰請宇文將軍速速肅清余黨,呼延牙願再等將軍兩日。望宇文將軍勿再推延。

    //

    “公主私自出宮了?緣何現在方有消息?真是要誤我大事!”

    宮中消息來得太遲,公主已經出宮十數日,自己直到現在方才知曉。蹇橫頗為惱火,皺著眉頭,在大帳中踱來踱去,思量對策。

    “報——宇文將軍書信!”

    宇文追此時發來書信,莫非事情又有什麼變故。蹇橫心中竟有些忐忑。

    急急展開書信一看,竟也是揚靈之事︰宇文追推測呼延牙已經知道此事,希望蹇橫可以明察。也擔心呼延牙以此為借口毀約,到時雞飛蛋打,蒼蘼會陷入徹底被動。

    “宇文追果然心細過人!只是呼延老兒如何會知曉揚靈出宮之事?”蹇橫心中震驚,“莫非我蒼蘼宮中藏有他的耳目,還如此聰敏,竟在皇後之前便傳出了消息。看來這後宮是要好好整肅一下了!”

    呼延朔昨日已經開始退軍,卻只是分批徐徐後撤。蹇橫原打算今日、最遲明日便要回朝,

    如今突然出現這個棘手的事情,眼見要將他的計劃全部打亂,心中十分煩躁,不覺信步行出賬外。

    見到龍方退軍,蒼蘼將士皆十分高興。竟有兵士將鐵甲卸下坐在山頭上聊天。

    蹇橫過去,二話不說,操起手中馬鞭將那幾人狠狠抽打了一頓。

    “戰雲未散,龍方大軍猶在數十里之外,你們便如此不知死活?!”

    那幾個兵士見是蹇橫,哪敢動彈,只一個個跪在地上討饒。又有旁邊的將領過來幫他們求情。蹇橫將鞭一扔︰“若不是見你們前些日皆是哿ο蚯埃 秸笊匣顧閌悄腥耍 袢氈憔 χ昧四忝牽 br/>
    恨恨回到帳中,蹇橫反倒冷靜下來︰目下看來,要想欺騙呼延牙,只怕會將問題弄得更加復雜。不如索性將此事捅破,只虛張下聲勢,尋下那公主。若是尋到,當然最好。若是尋不到,待我將國中之事料理完了再說。

    呼延老兒那邊卻只能說是找到公主便即刻奉上,希望能緩過眼前的燃眉之急。

    //

    蹇橫不知道,呼延牙也為了這事頗為頭疼。

    壓在呼延牙心頭的卻有三件事情,一件是漸漸轉涼的天氣,另一件是龍方城中出現的那黑氣,還有一件,卻是他自己的身體。他已過花甲,雖然雄風猶在,體力卻遠不如前。昨日隔空接了宇文追兩箭,竟半身酸麻,呼吸不暢。所以他亦是巴不得趕緊結束這場戰爭,早日回到龍方,好好休養一下。

    宇文追突然推延換防時間,背後究竟有何隱情?

    受蹇橫指使?不應該,眼下比自己還要著急的人,恰恰就是他。

    又或者與昨日之事有關?揚靈突然偷跑出宮,蹇橫可能並不知情,或者是裝作並不知情。宇文追莫非自我口中听出了什麼信息,起了疑心?他擔心我以揚靈作為借口,趁他們內亂之時,再次興兵?

    想到這點,老單于覺得可能性很大。

    昨日那女子,為何我總感覺並非郡主,而就是揚靈本人。宇文追與她又是什麼關系?緣何要那般維護她?

    問題的關鍵之處,可能還是在蹇橫。宇文追爭取兩日時間,極有可能便是向他請示,看來我還是要再給他施施壓!

    “來人!給太子傳書——”

    //

    第二日,蹇橫便接到軍報,龍方大軍已停止調動,原地待命。

    蒼蘼軍營中的氣氛瞬間便緊張起來。

    “希望宇文追這次能夠說服呼延老兒,叫他接受我們的條件。”蹇橫亦十分焦躁,時時行出賬外,等候宇文追的消息。

    宇文追接到蹇橫新的軍令︰告知老單于公主已經出走的真相,表明我方盡力搜尋的態度。說服老單于接受我方條件。

    揚靈公主竟真的自宮中出走了!宇文追心中一沉,看來自己的判斷是對的。

    可如何才能叫呼延牙接受我方的說辭?他心里沒有底。

    正在糾結猶豫之時,“報——呼延牙有書信呈給將軍。”

    老單于此時給我修書,所為何事?

    宇文追展開書信一看,眉頭竟漸漸舒展開來。

    原來信中乃是呼延牙約他傍晚時分去城北孤山之上賞楓宴飲,不談軍機。

    呼延牙竟主動向我示好,看來此次談判也許還有希望。

    只是信中竟提到要郡主一同前往,說-->>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