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毒辣(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轟

    轟

    轟

    一個個巨大的銅鼓重重擂響。

    巨大的轅門一點點的洞開。

    鬼方士卒和大商士卒好似潮水一般涌出,分列在轅門兩側。

    身穿甲冑的李靖,哪吒,副將等人,站在商軍之前,每一個人的眼楮中,都有著說不出的冷冽。

    鬼方那面,也是如此

    幾十個身穿甲冑,身體強壯的將官,好似燕尾一般依次排開。

    一個身穿珍貴裘皮,額頭上帶著美玉的中年男子被圍在中央,正用冷冽的目光看著對面。

    “朱爾赤”

    “沒想到這次竟然是他親自征討”

    看著對面,額頭飽滿,頭戴美玉,臉色威嚴的男子,不論是李靖,還是其他將領,都忍不住一愣。

    目光中,更是有著說不出的震驚。下意識的輕咿出聲。

    “爹爹”

    “朱爾赤是誰,非常厲害嗎”

    見眾人色變,年紀最幼的哪吒,忍不住好奇問道。

    听到哪吒的話,李靖點頭說道“這個朱爾赤”

    “是鬼方的貴族,而且,頗有軍事指揮才能。”

    “是我陳塘關,乃至大商的勁敵”

    “沒想到這次襲擊,竟然是他親自帶領”

    “我等這次恐怕定然是要陷入苦戰了”

    “一會兒,在斗將中,吒兒你可千萬要小心,莫要大意,以免遭了暗算”

    听到李靖的教誨,哪吒雖然有些不以為然,但還是連連點頭,表示自己已經記住。

    李靖很是心驚朱爾赤。

    同時,對面的朱爾赤又何嘗不在忌憚李靖

    李靖早年曾在度厄真人門下修行,一根方天畫戟好似游龍般威風。也正是憑借這根方天畫戟,李靖才能躋身十大總兵。

    轟

    轟

    轟

    戰鼓再次擂響,不論是李靖,還是朱爾赤的目光,都變得冰冷起來。

    因為他知道,三通戰鼓之後,就是斗將環節。

    不論雙方願意還是不願意,都要派出自己的將領,進行廝殺。最後的勝利者,才有資格提出條件。

    就在李靖遲疑,不知派誰打頭陣之時,只見一身體強壯,胸口帶傷的副將走出人群,主動請戰。

    “大人”

    “這頭一陣”

    “還是讓末將來吧”

    “這”

    李靖沒有想到,這個副將,竟然帶傷請戰,不由一愣,目光中也多了幾分遲疑。

    仿佛看出李靖的猶豫,副將繼續請戰道“大人”

    “末將身為糧草押運官卻是數次丟失糧草。幸賴大人沒有計較,還請允許末將戴罪立功”

    “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末將不敢惜身,願意身先士卒”

    “還請大人成全”

    听到那個副將的請戰,李靖不由暗暗點頭,身為糧草押運官,卻屢屢被截,這的確是一個大的失誤。

    也正是因為這樣,這個副將最近在軍中威望大跌,難免個別士卒同僚在背後非議他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

    所以,他比誰都渴望勝利,借此機會來重整自己威風,也是情理之中。

    所以,李靖也就不再阻攔,再次叮囑道“千萬要小心”

    “生死搏殺,千萬不可大意”

    “諾”

    副將重重的點頭後催馬上前。

    走到兩軍陣前,他高舉手中的宣花大斧,用好似炸雷的聲音哇呀呀怒吼,待對方畏懼之後,他這才冷聲哼道“某家乃是大商陳塘關糧草押運官馬良”

    “前面的蠻夷,哪個先出來受死”

    听到馬良的叫陣,鬼方也不甘示弱。

    隨著一陣鼓聲,一員手持長槊的猛將從轅門中沖出。

    “兀那馬良”

    “休要猖狂”

    “我孛兒帖來斬你”

    “殺”

    “殺”

    兩人都是軍中驍勇之將,自然不會在陣前弱了自己的氣勢。

    簡單的通報之後,兩人就殺在一起。馬良手中的宣花大斧,比較沉重,故而,招式多劈,勢大力沉。

    而那孛兒帖,手中的長槊分量也是不輕,屬于是重兵器,所以兩人一上來,就拋棄了所謂的試探,直接就是一陣硬弓硬馬。

    兩旁的士卒,看的目眩,忍不住呼和,為彼此的將官加油。

    現場的氣氛一時變得熾烈起來。

    李靖端坐在高處,眯著眼楮打量,時不時的輕輕點頭。

    突然他好似考較的問道“吒兒”

    “你說他們二人,究竟是誰更勝一籌”

    哪吒沒有想到李靖會在這時候考較自己,不過,他還是直白的說道“爹爹這二人都是軍中驍將,一時間恐怕難分上下”

    “不過”

    “馬將軍畢竟帶傷,多有不便。”

    “久-->>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