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九章︰伍青丘(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武道資質是什麼,陣師求悟性,煉體要根骨,禪修說慧根,或是最爛大街的說法,血脈。

    在唐羅看來,所謂資質,無非就是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先天的,比如身體吸納靈氣的速度;是否有血脈潛藏,先天氣蘊。

    而後天的,就是自律專心,還有最重要的,想象力。

    或者說,在唐羅看來,武道天賦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想象力。

    這樣說吧,在妖族出現之前,人族是不知道靈力為何物,更不知道境界為何物的,上古時的人族只知道強橫身體。

    那麼修行是怎麼開始的呢,是當人族發現,就連狐妖、蝙蝠這樣弱小的生物,在經過吐納後,都會成長的比人族更強壯。

    人族渴望這種進化便開始了崇拜,將一些性情較為溫和的妖族當做圖騰,如鹿、鶴、猿、鬼。

    當然,有崇拜溫和的,就有崇拜力量的,亦有人族將性格凶殘的大妖看做先祖圖騰。

    不論是性格平和的妖獸,還是性格殘暴的凶魔,在上古時都是人族仰望的存在。

    在妖魔的眼里,人族就如無有靈智的牛羊豚鼠一般,是他們食譜上的一味。

    這些實力超凡壽命悠久的物種,自然不會知道,隱藏在人族血液中的東西,究竟是多麼可怖。

    從將妖魔當成崇拜對象開始,人族就開始了模仿,模仿妖獸的行動,模仿妖獸的吐納呼吸。

    有人死去,也有人從模仿中獲得力量。

    也不知道是不是同物種間冥冥之中真有聯系,在第一人破鏡之後,人族便有無數修行者冒了出來。

    他們有的自稱上古煉氣士,有的自稱圖騰力士,有的自稱術士,更有自稱是上天派遣的神使下凡。

    不管當時的認識有多膚淺,對靈氣的開發有多稚嫩,但無可否認的是,他們就是人族修行者的先驅。

    在哪個前頭沒有路的年代,人族比拼的才是本身的天賦,而到了現今,前輩先賢已經將能夠考慮到的和不能考慮到的都考慮到了。

    于是世家子修行已經不需要帶腦子了,畢竟前人已經將所有通過關隘的智慧,都通過言傳身教,刻錄著書的方式傳給了後人,只要按部就班的修行就好了。

    所以在世家里其實沒有什麼天才,只有按部就班的人才,因為真正的天才,從來不是通過別人的教導出現的。

    沒有人能夠教導天才,因為天才總能走出自己的路。

    對天才最好的教導,就是開發他本身的想象力,再提供資源,免去它重復做功的部分,以免其浪費時間。

    想象成神獸並表現出來,唐羅就是挑選天才的方法。

    布置完任務的院長站在教案後,靜靜看著眼前五百名學員從安靜到喧鬧,在發現唐羅並不介意後,甚至有人離開座位,跑到邊上同一群人群策群力。

    或是獨自思考,或是結成小團體討論,或是幾個人爭得面紅耳赤,眾生百態就在這小小的測試前顯露出來。

    而在這一陣喧鬧中,有個孩子將手高高舉起,小臉上滿是疑惑。

    唐羅朝孩子招了招手,示意對方上來說話。

    “院長...”

    走到近前的孩子十根手指攪在身前,仰著頭扭捏道︰“就只能想象自己是這五種神獸嗎,能不能...能不能想別的。”

    唐羅蹲下身子,讓視線同孩子保持平行,和顏悅色道︰“你想變成什麼呢?”

    “靈龜行不行?”

    “靈龜和玄武有什麼不同麼?”

    “不同的!”

    少年急切的否定道︰“肯定是不一樣的。”

    “嗯,那你是要將自己變成靈龜嗎?”

    “是的!”

    少年面露喜色,點點頭道。

    “你叫什麼名字?”

    “弟子名叫伍青丘。”

    “現在開始麼?”

    “可以麼?”

    “當然可以。”

    唐羅點點頭,然後起身後退,給少年騰出了足夠的空間。

    設計成錐形的階梯教室,本就是要將所有弟子的注意力集中在講台前。

    在看見伍青丘上台後,越來越的人停下了討論,隨著越來越多學院的目光聚焦台上,教室漸漸變得不那麼喧鬧。

    當然,其中也有根本沒有理會台上情況繼續討論的,其中就有堰蒼伍家的幾位少爺。

    旁人認不得伍青丘,他們是認得的,庶出的家生子,被分到靈獸湖,每日就做些剁料喂魚的簡單工作。

    要不是族中六七歲年紀的弟子少,說什麼也不會將這樣出生的弟子帶到赤霞山來。

    本想著可以在入學後有個伺候生活的僕人,卻沒想到此時竟然第一個登台獻丑,這讓伍俊辰一眾嫡系很是不滿。

    “這是喂烏龜喂傻了嗎!”

    伍濤滔不滿道︰“若是他搞砸了,其他人該怎麼看我們!”

    世家子大多早熟,蓋因後院的主母姨母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