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江北是誰的,你再說一遍(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bsp;&bsp;&bsp;&bsp;臥槽,什麼情況?

    &bsp;&bsp;&bsp;&bsp;張文賦腦袋有些發蒙,這小子竟然給了把他手機給自己了,而且讓自己隨便打。

    &bsp;&bsp;&bsp;&bsp;尤其是那青年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太鎮定了,哪怕是個傻子現在都清楚自己敢這麼囂張肯定是有原因的,更何況自己已經喊出了江北就是自己的這樣狂妄的話語。

    &bsp;&bsp;&bsp;&bsp;“少爺,還愣著干什麼,趕緊給三爺他們打電話啊!”劉松在一旁催促道,眼楮里滿是惡毒之色。

    &bsp;&bsp;&bsp;&bsp;他這一催促,張文賦眼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別管怎麼樣,今天這個局面不叫人是不行了。

    &bsp;&bsp;&bsp;&bsp;沒準那小子就在虛張聲勢呢,在江北這一幕三分地上,張家就是天!

    &bsp;&bsp;&bsp;&bsp;“小子馮陽是吧?”張文賦冷笑。

    &bsp;&bsp;&bsp;&bsp;“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張家意味著什麼!”

    &bsp;&bsp;&bsp;&bsp;丟出這句話之後,張文賦不在 攏 持阜煽斕牡閬亂桓齦鍪旨 艚幼龐職聰鋁送夥偶K褪且 媚歉魴 猶 鋇拇罄卸宰約渮鞘裁刺 取br/>
    &bsp;&bsp;&bsp;&bsp;“嘟、嘟、嘟。”

    &bsp;&bsp;&bsp;&bsp;出乎意料一直到最後電話都沒有人接听,張文賦心里咯 一下,緊接著又撥打了一遍。

    &bsp;&bsp;&bsp;&bsp;“嘟、嘟……”

    &bsp;&bsp;&bsp;&bsp;一直快掛斷的時候電話總算有人接听了。

    &bsp;&bsp;&bsp;&bsp;“喂,誰啊!”是一個粗獷的男聲,語音里有幾分不耐煩,與此同時更是有著一道令人酥到骨子里的聲音傳了出來。

    &bsp;&bsp;&bsp;&bsp;“江爺,誰的電話啊,您該不會假裝接電話逃酒吧?”

    &bsp;&bsp;&bsp;&bsp;一句聲音就能夠讓人腦海里浮現出一副香艷的畫面來。

    &bsp;&bsp;&bsp;&bsp;“江叔是我,張文賦。”張文賦連忙說道,生怕滿了對方就掛斷了電話。

    &bsp;&bsp;&bsp;&bsp;“張少爺,您怎麼換號了?”听筒那邊的聲音陡然提高了許多,甚至細听之下還有幾分忌憚。緊接著又有幾道聲音傳了出來。

    &bsp;&bsp;&bsp;&bsp;“江爺,您要去哪啊?”

    &bsp;&bsp;&bsp;&bsp;“誒,江爺,您怎麼走了?”

    &bsp;&bsp;&bsp;&bsp;……

    &bsp;&bsp;&bsp;&bsp;“這麼晚了,張少爺給我打電話是有什麼事兒麼?”

    &bsp;&bsp;&bsp;&bsp;“江叔是這樣,我人現在在江北,惹了點事兒,您能不能過來幫我平一下?”

    &bsp;&bsp;&bsp;&bsp;“江北?誰那麼沒眼力見敢和張少爺過不去!”听筒那邊的聲音再度傳了過來,緊接著又是說道。

    &bsp;&bsp;&bsp;&bsp;“張少爺放心,在江北敢動您就是和我江文遠過不去!彪子,彪子,別喝了,馬上叫上弟兄去砍人!”

    &bsp;&bsp;&bsp;&bsp;“嘿嘿,小子你知道這是誰麼?”劉松在一旁冷笑。

    &bsp;&bsp;&bsp;&bsp;“江文遠,江三爺,江北的嘿道皇帝!”丟出這句話之後,劉松眼楮里滿是幸災樂禍,江三爺曾經跟著張東山混過,是他的半個弟子,自然會對張文賦的事情格外上心。

    &bsp;&bsp;&bsp;&bsp;一個電話就已經叫上弟兄了,那馮陽完蛋了!

    &bsp;&bsp;&bsp;&bsp;“你就等著被剁成肉餡吧!”

    &bsp;&bsp;&bsp;&bsp;“對了,江叔,他說他叫馮陽。”

    &bsp;&bsp;&bsp;&bsp;“啥玩應!”隨著張文賦的話,听筒那邊的音調一下子提高到令人刺耳的高度。

    &bsp;&bsp;&bsp;&bsp;“江叔,那家伙叫馮陽。”

    &bsp;&bsp;&bsp;&bsp;“那個,張少爺,我,我這邊還有事兒,您,您在給別人打電話吧!”那聲音很急,接著似乎就想要掛斷電話,張文賦一愣,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就听到听筒內另外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bsp;&bsp;&bsp;&bsp;“三爺,人已經召集齊了,什麼時候出發?”
-->>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