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全民偶像是購物狂(番外)(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呆滯、無措、精神恍惚地躺在地上,視野之內,血色遍布,天地之間,猶如煉獄。

    冰涼的液體不自覺地從眼眶流出,小波痛苦地蜷起身子,眼神悲涼地看向笑梓風。

    為什麼救他?

    他和她素不相識,為什麼要舍棄生命救她?

    難過地閉上眼楮,心房一片空虛,腦海閃現笑梓風突然從角落沖出來救他的模樣,小波忍不住低聲啜泣。

    血腥味蔓延,良久,混混沌沌的意識清醒,小波悲傷的眸子閃過一絲疑惑。

    他心里似乎很痛,好像為誰的離開而感到悲哀,可為什麼想不起來?

    是誰?

    低頭看向胸口的槍傷,小波難過地抬頭。

    距離他半米遠的空地,有一支麻醉槍,槍口對著東邊,槍是誰的?

    顫顫巍巍的起身,環顧四周,心里有些失望和落寞,他是不是忘了什麼?

    “小波,你還好嗎?老王,快撥打急救電話!”

    “我沒事,石城逮住了嗎?”

    “當然,他已經被關在監獄。小波,你實在太能干,等回到警隊,要大大地褒獎你。”

    “林隊,臥底只有我一個人嗎?”

    “嗯,就你一個,除了你,誰還有這個本事!”

    “……”

    是嗎?

    臥底只有他一個人嗎?

    隱隱約約,他怎麼感覺還有個女人,腦海浮現模糊的印象,他記不得長相,只覺得好像有個可愛的小酒窩。

    被擔架抬上急救車,小波眼神落寞地看向麻醉槍所在的地方,手指微顫。

    不該,不該只有一個臥底!

    ……

    “ !”

    阮清薄正在整理衣服,突然听見化妝間一聲巨響,趕忙放下衣服,跑向化妝間,注意到地上破碎的鏡子,擔憂地問︰“萱萱姐,沒受傷吧!”

    步履蹣跚地走到阮清薄身邊,付梓萱難過地低著頭︰“清薄,我感覺自己的記憶好像在一點點消失。”

    “萱萱姐,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摸不準付梓萱到底怎麼回事,阮清薄扶著她坐在一旁,關心的拍拍她肩膀。

    最近這段時間,萱萱姐又是拍戲,又是制作專輯,已經三天沒睡覺,怕是太累了!

    “清薄,我的經紀人是誰?”

    “耿琳啊!萱萱姐,你不會把耿經紀人忘了吧!她可是帶了你三四年,剛才的話可不能讓耿姐听見,不然你吃不了兜著走。”

    “耿琳?清薄,你記得有位叫笑…笑……”

    盯著付梓萱皺起的眉頭,阮清薄發散腦洞猜想道︰“萱萱姐,你在說什麼?要笑什麼?笑話,笑容?”

    萱萱姐到底想說什麼?

    她怎麼听不懂!

    看來這段時間確實很累,累得萱萱姐都忘了自己經紀人的名字。

    “清薄,我好像忘了一個人,對我很重要的一個人。”

    “是男是女?”

    “女生,她年紀好像比我大,但很成熟,長得不是很好看,但圓滾滾的很可愛,她做事很牢靠,對我很好,她……”

    “萱萱姐,你是不是夢還沒醒。”

    見清薄不相信她的話,付梓萱急切地辯解︰“我沒做夢,她是真實存在,只是我忘記她叫什麼,她真的存在過!”

    耿琳打開化妝間的門,听見手底下的藝人和助理正據理力爭,忍不住問道︰“什麼真實存在?萱萱,你的快遞!”

    “萱萱姐說,她忘了一個人,還是個女生,記憶也丟失了,還說那個女生真實存在。”

    “都什麼和什麼,你們倆真無趣!”臉色怪異地听清薄復述兩人聊天的內容,耿琳嫌棄地回答。

    倆二貨,能聊出來什麼結果?

    作為听眾,她一個字沒听懂,只知道一個人在做夢,一個人在解夢!

    “耿姐,萱萱姐剛才……”

    付梓萱一把抓住耿琳的手,急切地追問︰“耿姐,誰寄給我的快遞?”

    “不清楚,是場務說有人讓他轉交個物品。怎麼了,快遞有問題?”

    “沒有,是一個劇本!劇本外殼寫了一段話,我感覺很熟悉,好像曾經和寫這句話的主人共事過。”

    “什麼話?我看看︰與君初相識,憨厚可掬,傻態朦朧,但大智若愚,一生平安,望珍重!”

    听耿琳讀完劇本外面的一行字,付梓萱緊緊抓住耿琳的手臂,雙眸隱現驚疑和無措︰“耿姐,這字我感覺熟悉,可腦海里就是沒印象,你說,我會不會得了痴呆。”

    啪得一下拍在付梓萱後腦勺,耿琳無奈地囑咐︰“天天瞎胡思亂想什麼,我看你就是最近累糊涂,今天的拍攝任務已經結束,你早點回去休息。”

    雖然不知道是誰給她們郵寄的劇本,但上面的話卻是很貼合萱萱的形象,又傻又萌!

    “耿姐,劇本?”

    “沒事,等會兒我仔細看看,扉頁上說,劇本是送給你,不-->>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