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九十七章復紫靈果(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破門而入翁剛強已經迫不及待,白凡心有所感,緩慢睜開雙眼,當看到二師姐英姿颯爽的顏容時,白凡虛弱的笑了一笑。

    “咳咳,師弟幸不辱命,大師兄如今業已經平安了。”說完,白凡虛弱的咳了幾聲,整個人再度陷入了沉睡。他實在太累了。為了幫助大師兄,白凡這一次幾乎是傾盡所有,尤其是胎靈之傷,怕是沒有百年時光,難以恢復如初。

    翁剛強攬住白凡的頭,唇瓣不自覺的吻上了白凡的額頭。

    “小師弟你辛苦了……我想大師兄一定會永遠不忘記。”沒有半分羞澀,翁剛強就這樣抱著白凡一直到深夜。直到白凡在度醒轉,翁剛強這才松手臂輕道。

    “小師弟,你醒了,感覺如何了……”翁剛強流露出輕柔的關心,這和她平時簡直判若兩人。“好多了……”白凡深吸一口氣,身體狀態雖然此刻很糟糕,但總是會好的。“師姐,我打算離開天洲了。”白凡抬頭沉思了一陣道。

    “離開天洲?”翁剛強感覺很意外。白凡卻只是隨意道。“是的,九州這麼大,如今我在天洲這里呆的太久了,也是時候該去不一樣的地方轉轉了。”白凡說的很平靜。

    “嗯,如此也好,天洲雖好,但和九州其他洲域相比,這里終究少了一分精彩,尤其是和雲州和北洲相比,天洲更如蠻夷之地,雲州乃是九州大地核心,八洲環繞,其地一洲,可比其他兩洲之地合起來還要廣茂,雲州之上擁有許多九州之上的最強最強宗門和古老勢力,相比于八洲,雲州實在是太不一樣了。”翁剛強由衷內心贊嘆著。

    “哦?那北洲呢?”白凡再次問道。

    “北洲?後者其實我也是听師尊偶爾說的,師尊告訴我,北洲乃是佛道一脈的起原地,傳聞遠古諸佛證道時皆在北洲,可以說那里是佛修眼中的聖地,同樣古老神秘,是九州大地之上,唯一論及精彩不亞于雲州的一洲。”

    “還有師姐要告訴你的是,我們的師尊,他老人家,如今也以前往北洲,如果你要是打算離開這里,我想你去北洲也未嘗不可。”

    “至少,在那里,我們很有可能師兄弟在聚齊……”翁剛強說著,臉上充滿哀怨。

    “……”白凡想了想,點點頭。“嗯,師姐我記住了,不過此事先也不急,至少要等我傷勢恢復如初才是,剛剛你說師尊前往北洲,為什麼?”白凡眼中光芒閃爍。師尊是佛修他知道,不過若按照當初聖祖他老人家所言及的話語,師尊應是少有的魔佛之修,難道北洲有魔佛宗門?

    翁剛強搖搖頭,表示她也不知道,她只是得到了師尊要前往北洲的消息,具體為了什麼,她並沒有得知。就這樣,一過數日,白凡漸漸穩

    固了胎靈的傷勢,余下的,就需要慢慢恢復了。

    這一日,白凡來到二師姐身邊,看著二師姐,白凡輕輕擁抱了一下師姐。

    “是要走了麼……”翁剛強嬌軀輕顫,這一別,不知何年何月再見。這一離開,也不知彼此再見時,是否安然。總而言之,空氣很是沉悶,就躺著哀傷的氣息。

    “師姐,保重……”白凡雙手撐著師姐的香肩,滿眼真誠的說道。

    “嗯……”翁剛強笑笑,笑容里,小師弟的模樣,越來越模糊。

    “不許丟天心湖的臉,否則師尊不答應,我也不會答應。”白凡遠去,翁剛強目送,這就是世間最真誠可貴的親情。歲月無法抹殺,除非一方死亡,否則縱然億萬里,此情依舊。十年又十年,天洲精彩紛呈。

    這一天,天宗欲魔宗的宗門,一位黑袍僧人面帶關系,踏入宗門之中,他的身邊跟著一個弱冠少年,他問過他的名字,他叫阿木是天洲上的一界散修。當然散修歸散修,他可是一位不得了的散修,因為他有佛緣,這佛緣讓他明悟出了,無間煉獄的大道之相。

    沒錯,就是無間煉獄,黑袍僧人不會記錯,因為佛經有雲,無間煉獄尸山血海,長恨之念可達蒼穹,乃恨道之極也。非先天大佛緣,不可觸摸。

    “嘖嘖嘖,這次可撿到寶貝了,竟然會遇到一個感悟了極恨之道的弟子,哈哈,若是好生培養,多年後,我欲魔宗必在多一不世天驕。”黑袍僧人喜色難收,可很奇怪,他身邊的少年卻無喜無悲,一雙死寂的冷眸中,並沒有因為僧人的話出現任何波動,似乎這沒什麼值得高興的。而他就是阿木,白凡的弟子阿木,在離開白凡多年後,于一次爭斗之中,被路過的黑衣僧人看中,帶回欲魔宗。自始至終阿木都沒有抗拒,只因為欲魔宗之名,他听聞過,也許加入這里,加深修行,是個不錯的選擇。

    當然,阿木不會拜師,因為在他心中,師尊只有一個,這個人就是白凡。同年,天洲無妄海,幽冥氏族。一天之驕女橫空出世,僅修行數百年,就成就破妄之境。使得她的名字,一時間傳遍了天洲修真界。

    她就是南宮靜妍………

    一個美到不可方物的絕塵女子,一個所有同輩天驕心中夢中念掛的仙子,然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修行的是絕跡遠古的仙道。她成就的也是仙人,只因為仙人已成過去式了,所以很-->>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