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同志,來點茅台。”

    飛機上的女乘務員,空姐同志問候張高興道。

    “謝謝,我不用。”

    這飛機上喝茅台,五十三度的茅台,得了吧,張高興可不想一會搖搖晃晃地地下飛機。

    但是有人不一樣,喝得不盡興,還要。

    “這酒好喝。”

    “我們鎮沒有賣滴哩。”有男同志噴著酒氣說道。

    “女同志,能不能給我一瓶帶回去,我買也行。”

    “同志,我們國內航班不賣也不贈送整瓶,只有國際航班,客人需要,我們才會贈送茅台。如果您真十分需要的話,可以去飛機場商店里購買,那里有,也不需要酒票就可以購買。”

    听說有飛機場有,而且還不要酒票,張高興心思起。

    下飛機後,張高興在飛機場買了十瓶茅台,以後每次坐飛機都買點茅台,從現在開始囤茅台。

    這年代茅台靠飛機打廣告做高端市場,難怪後世茅台不用廣告,茅台都是神州大地第一牛的白酒,在神州大地也是超過許多省份的GDP,牛得一塌糊涂,原來其實它早打了廣告滴。

    在這年代還沒有電視,還不能商業登報打廣告,但是在飛機上贈酒的方式營銷高端人群,這茅台現在的決策者真是厲害……

    帶著十瓶茅台酒回到東楊後的張高興,直奔彭埠鎮木雕廠。

    佛龕樣品張高興檢驗全部過關,這十幾個款式佛龕樣品他都準備帶到廣交會。

    不過一個意料之外的人上門來了。

    是朱廠長,去年他可謂是人生得意,走到那里都是紅光滿面,但是他心里發虛得很,原先彭埠鎮修造社木器廠是張高興一手轉型成功到雕花樟木箱這種木雕生意來的,但是現在所有的榮譽,所有的一切都的名,讓他臊得慌。

    “高興,你回來了。”

    張高興眉頭一擰,這時候老朱這是來干嘛來了。

    “是的,我回來了,怎麼省城里都聞名上報的朱廠長有空到我這來了。”

    “高興誒,你可別打趣我了,這事情都是你做的,這功勞都是你的,我是個冒牌。”

    “咋的,朱廠長咋這麼說,我看修造社木器廠都是您一手操辦的事,怎就冒牌了,您那榮譽不都是得了嗎,您那是實至名歸哩很吶。”

    “我說高興你別跟我陰陽怪氣的了,成不?我老朱給你道歉成不,這事情也不是我能做主的,是市里要給梳什麼改革開放勇于創新探索樹典型,我這就推到了前面,你說這事兒弄得我現在里外不是人了。”

    見老朱苦瓜般的臉,火起也出得差不多了。

    “朱廠長,我這怨氣撒完了,你這是啥事來找我?”

    “那就好那就好,正事還真有,去年我就听亭開說,你要帶新廠木雕產品參加廣交會,我尋思著把木器廠再做大一些,我也想去廣交會,可是我們廠一幫人那啥也沒會英語得呀,雖然出口創匯,我們現在都是跟滬海進出口貿易公司打交道,也沒正兒八經地接觸過外國人,你不一樣,你是大學生,你有文化又懂木雕,而且我打听到廣交會你們不能以非正式身份進入展會做展廳,我尋思著我們鎮集體產業能以正式身份參加,然後在我們展廳我們木器廠展覽樟木箱,你展覽你們廠的佛龕,我們一起共同合作。”

    商人,商業就是為了利益。

    如今兩人合作將互好,這張高興似乎沒理由拒絕了。

    所以,張高興道“看來朱廠長你是做了功課,現在卻是民企不能以正式身份參加廣交會,卻是大家都變著法子跟鄉鎮企業合作,展覽產品,本來我是打算去廣洲,到時候找別人合作,現在既然朱廠長有意,那我們兩家合作,不僅是為我們兩家,也為將東楊木雕得名頭打出去。”

    “好好好,高興,你這同意了,太好了。”

    朱廠長激動。

    “我這同意不是因為你,而是為了咱們東楊的木雕產業,我希望朱廠長以後好好發展木雕事業,咱們東楊老祖宗的手藝是時候再次歸來了,以前的事情我們統統一筆勾銷,從現在起,我不計較了。”

    “好,高興老弟,你說的我記住了,謝謝你原諒我。”

    張高興知道朱廠長也只是被推著走,不原諒又能咋的,張高興心里的張老漢這輩子又不是上輩子的張老漢,沒見過啥世面,這一世好歹自己是大學生了,有格局了,不過以後,國企集體鄉鎮企業政企分離,權力下放,張高興希望朱廠長獲得修造社木器廠絕對的大權的時候,那時候他能繼續好好真心帶木器廠的工人干這份事業。

    東楊木雕靠張高興一個人肯定是不行的,需要更多張高興和朱廠長這樣的人,不然很難打造起來產業群。

    ……

    很快到了出發得日子。

    路途遙遠,這佛龕的比樟木箱精巧,為了防止貨損,在車上鋪上了不少稻草。

    彭埠鎮修造社木器廠朱廠長這次和張高興共同押車。

    各種也帶了幾名工人,他們在車廂里。

 -->>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