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洞房之中波濤洶(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隨後宮中鼓樂隊及三十六名女樂為先導,三支迎親隊伍分別返回各自府邸,後面還跟著公候百官及數百命婦。再加上旁的禮儀、引導和安保人員,這支龐大的聯合送親隊伍總人數高達四五千人。先導已經到了大中橋,隊末才堪堪從長安右門出來。

    由于國人愛看熱鬧的天性,以及以徐家為首的主家大方地沿途散發紅包、喜糖、喜餅等,皇城外的沿途街道也是被擠得滿滿當當。好在這個年代公器私用是常態,錦衣衛、五城兵馬司、應天府再度出動了大量的治安維持人員,才維持住了秩序。

    這同時舉辦的三場皇家婚禮,幾乎讓整個應天城陷入了極度的狂歡之中。

    然而其實徐欽在這一路上,除了因為結婚所帶來的緊張之外,還生怕張允突然冒出來搗亂。要知道,根據二十一世紀的經驗,這種人山人海的大場面,是最容易被某些居心叵測之人利用的了。

    不過從徐大少率先平安抵達大功坊,再到江都郡主的鸞駕抵達,都是平平安安、熱熱鬧鬧,他有關于這方面的擔心終歸是被一種特別的心情所徹底蓋過。

    看著火紅的鸞駕中那努力地端莊靜坐的女子,縱使以他的定力,也不免有些恍惚。

    都說嫁衣是女子最美的服飾,不知為何,那本該已經習慣了的翟冠霞帔打扮,僅僅是因為翟冠上那方小小的赤色輕紗,便給了他完全不同層次的感受。或許是是因為那努力裝出端莊,卻依稀可見局促羞怯的容顏,又或許是這如潮般涌來的喜慶氣氛,再或許是其他的什麼東西,勾動心弦。

    徐欽默默深吸一了口氣,這才勉強重新將心情平復下來,走上前去準備迎自己的新婚妻子下轎入府。可不知怎的,竟還是平地一個趔趄,引得旁觀的人海一陣肆無忌憚地嘲笑。縱以徐大少的臉皮之厚,也不禁紅了耳根。

    象征性地掀開鸞駕的簾子,和那雙清潤如水的明眸對視一眼,心中那種特別的感覺愈發明顯了。不過這也使他的心情再度平靜下來,順利地迎了這位殿下夫人進府。

    入府之後,新婚夫妻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拜謁徐家宗祠家廟。這一流程大致可以理解為後世所理解的古人拜堂儀式,不過在明復古周漢制,其真正的正規儀式過程,還是與後世所見的大有不同。

    二人至宗祠拜謁的,乃是徐家先祖,且不是簡簡單單地鞠個躬或磕個頭就可以了事的。明代禮儀的新人謁宗祠,有著一套完整的禮儀流程,非但要事先備下大量祭品,更有拜、進爵、授爵、獻爵一系列禮儀,而且新人夫妻會分別對考妣神位如此。

    在這種相對較為嚴肅的場合,雖然也不是完全沒有觀禮者,不過人數不多,且在這種嚴肅的地方,自不可能哄鬧。

    謁祠堂禮畢,新人夫妻至新房,行合巹禮。

    合巹禮就是迎親當天的最後一項步驟了。用類比的話來說,這一項差不多就是後世的鬧洞房,和通常現代意義上理解的夫妻對拜的結合。當然,在這個年代這可是極為嚴肅的禮儀流程,談不上任何鬧的成分,而且整個過程也異常繁瑣,更不會有亂七八糟的觀禮人員。

    主要流程就是在二人新房的配套外室,二人先對拜,再在執事的協助下,完成三次斟酒、飲酒、進饌、舉著的禮儀流程,而且最後一次必須用專用的合巹盞,然後再度對拜。

    這一系列的流程走完,迎親當天的儀式流程總算是徹底完成了。

    待所有的執事、侍女們退下之後,新房內便只剩下二位新人相對無言了。

    不存在什麼新郎還要出去招呼客人什麼的,隨便來什麼客人,有魏國公這尊大神也能招呼得過來。更不存在狐朋狗友真來鬧洞房,在這種關鍵時刻,任何人跑來胡鬧也要冒著被皇帝陛下和魏國公打斷狗腿的巨大風險,所以即使地位高至燕王世子的朱高熾,又或是徐欽的死黨損友郭鏞,此時也是老老實實地在前面正廳參加喜宴。

    只不過非但沒有如願當成徐欽婚禮贊者,甚至還被自家大舅嚴格看管的朱小胖,此時滿臉都是幽怨就是了。

    而被單獨留在新房內的二位新人,此時則是理所當然地陷入了尷尬境地。畢竟就算是以徐大少的臉皮,要接受實際上根本就連話都沒好好說幾句的妹子,突然之間就變成了自己的老婆這種事,也還是挺具有挑戰性的,再怎麼說他還是和禽獸有著本質的區別的。何況這妹子,漂亮確實很漂亮,不過也散發著一種危險的味道,嗯,各種意義上的。而徐大少其實是個挺怕死,也怕麻煩的人,若不是確實沒辦法了,他其實是真想拒收的。所以面對這種情景,自然是難免有些不自然。

    對于朱雲輕而言就更是如此了。雖然在之前表現出來比徐欽對這樁婚事更高的接受度,甚至算是一度強勢地逼迫徐欽,不過一想到前幾天宮里女官悄悄塞過來的那幾本花里胡哨的夜間成教讀物,作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傳統黃花大閨女,還是不免心里慌如狗。

    “那個,郡主殿下…”

    最終還是徐欽覺得自己身為男人,不該太慫了,率先打破了這略顯詭異的沉默氣氛。然而這話一出口,他就恨不得直接扇自-->>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