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包場看電影•微笑暴擊(1/3)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比賽結束後,還有個環節,就是隨機挑選現場五位觀眾,上台和隊員握手。

    楊嘉祺運氣好,竟然被挑中了,但是她作為公眾人物,肯定不敢上去,也不願上去,就讓陳川替她。

    陳川只好上了台。

    那叫綰綰的女主持人迎上來笑說︰“哇,這位觀眾好帥,是個帥哥哥。”

    陳川一笑,先伸出手,要跟她握一下,實際上,跟主持人握手倒不是必須環節。

    綰綰伸出手來,和陳川握在一起。

    一瞬間陳川感受到【健康感應徽章】的信息︰

    姓名︰卿綰綰

    年齡︰24

    健康︰良•鈦類自主神經系統癥候(五級)

    特長︰談吐不凡

    這健康信息讓陳川心里一緊,手上也下意識了用力捏了她的手。

    這一下似乎是用力過頭,導致她痛的叫出了聲。

    她驚訝的看著陳川。

    陳川抱以歉意的一笑,道︰“不好意思,有點激動過頭了……”

    “沒事……”她低聲說,“不過你手勁確實蠻大的。”

    確實,那一下她感覺手是蠻痛的。

    隨後,她面色如常的帶著職業笑容,對陳川采訪,問一下尋常的問題,比如問,是誰的粉絲?有什麼話要對選手說之類的。

    陳川因為也是這游戲的玩家,也都懂,就簡單說了兩句,和五個隊友一握手,合照。

    至于剛才,他為什麼有點失態,捏到了女主持人,是因為健康顯示“鈦類自主神經系統癥候”給他嚇一跳。

    畢竟上次遇到甦茶時,也是感應到了什麼“癥候”一連串的字,他已經有心理陰影了。

    在台上合照完,陳川下台,用手機搜了下這幾個關鍵字,又旁敲側擊的問了問同位女性的楊嘉祺,才恍然,原來這個一連串字的癥候,不是什麼了不得的病癥,簡單歸結來說就是兩個字“痛經”。

    但是痛度在醫學上分為五個等級,最高為五級,按照網上說的,疼痛烈度跟生孩子差不多。

    而這主持人就是五級,也就是最痛的那個等級,那每個月豈不是都會很慘?

    想到這里,陳川又同情的往台上看一眼。

    有些人表面光鮮,說笑自如,但背地里每月都會有幾天疼到滿地打滾,也是可憐。

    對于這種癥狀,陳川雖然知道了,但是也沒辦。而且跟她也不熟,即便是有辦法,也沒有理由救治或施展。

    前提是,他想象中的那個“辦法”,得管用才行。

    不過想一想,他身邊的妹子,倒是都沒有這種癥狀,連痛的都沒有。

    看完了比賽,和楊嘉祺從場館里出來。

    蓉城的冬夜里微風不燥,雖然有一點點冷,但總體氣候倒也舒服。

    兩人慢慢走在路上,陳川想起一個人,便說︰“你要找會擊劍的替身?”

    “嗯。”

    “我在海琴市認識一個,她曾經是世錦賽的亞軍,身體和你差不多,應該能勝任替身。但是……人家心高氣傲,不見得會來做個替身,如果你實在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我就聯系她。”陳川道。

    “真的呀,那可太謝謝你了。如果她來,我額外給她報酬,因為找不到合適的替身,那我就得自己上陣,需要更刻苦,更辛苦的練習才行了。我可吃不了那個苦。”楊嘉祺道。

    “你吃不了嗎?我覺得你挺能吃的呀。”陳川一笑。

    楊嘉祺皺著鼻子哼道︰“單純吃苦是吃不下啊,但是有苦有樂,苦樂參半還是能忍受的。”

    “好吧,你有理。”

    陳川攔著她的肩膀,她乖巧的把頭靠過來。

    又邊走邊聊,陳川說到他要在蓉城做共享電單車的事,想搞大一點,找個明星代言人,準備找她。

    她半開玩笑說“你這是要給我送錢呀?你送給我的東西已經夠多了,還送?”

    但隨後,她又認真說,如果真的需要,她只會象征性的收一點,算是免費幫忙。因為她現在是自己的公司,沒有簽經紀公司,所以,她自己就有定價權。

    陳川因為有【商業計劃書•虧損版】,要虧得越多,才會返利越多,哪里會讓楊嘉祺免費,不但不免費,甚至還要多給一點。

    “你記得OFO小黃車吧,在2017年請的跑男里的那小鹿代言的,代言費是多少?”陳川問。

    “他當時大勢,可不便宜,應該是1000萬的代言費。”楊嘉祺道。

    “好,那我給你2000萬,你應該比他還大勢。”陳川道。

    “不要不要,你給我那麼多干嘛?我說了,免費給你幫忙的。”她堅持道。

    “你不愛錢?”陳川詫異。

    “愛啊,怎麼不愛,但是你的錢我干嘛要?”楊嘉祺道,“而且2000萬實在太多了,你雖然有錢,但也不能這麼花,砸這麼多到我身上你不心疼啊?實話說,我接一個廣告也就八百萬吧。你若硬要給,就少給一點,-->>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