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血液中的猛毒(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距離魔都市碼頭區100公里之外的海面上。一艘運載著大量集裝箱的貨輪停在海面上。在貨輪的集中箱中。一個30多歲身材彪悍的金發白人男子狠狠的將一名男子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地上的碎石子都震動的跳了起來,男子正要張口慘叫,又被白人男子一拳打在了臉頰上,讓他將慘叫咽了回去。

    這個集裝箱顯然被改裝過,四周加裝的隔音材料讓外人面的人。根本無法探知集裝箱內部動靜。而且周圍幾個集裝箱都被悄悄打通,這里仿佛成了一個的軍營,大量的軍火物資被隨意的堆砌在角落。上百名精悍的男男女女在緊張忙碌地組裝著一台台型號各異的機甲。

    在營地中央,最醒目的是,地上趴著一頭牛犢大小的猛虎。即使是沉睡,凶悍的氣息也壓迫著周圍人,不敢接近。猛虎全身的肌肉。隨著每一次的呼吸在有規律的律動。整個身體波浪起伏,血紅的斑紋仿佛是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焰,整只猛虎都散發著駭人的精神力量,此刻的它就像休眠的火山。等待著下一次的爆發!獵殺那些進入它視野的目標。磨牙吮血。

    鮮血飛濺,拳頭與踫撞的聲音仿佛是一曲打擊樂,其他人都面帶微笑豎著耳朵在慢慢欣賞。挨打的男子連格擋的力氣都沒有了,被白人男子打到奄奄一息,漸漸沒了聲息,白人男子這才停了手。而那名被打的男子赫然是那名逃走的嫌犯“陽哥”!

    “詹姆斯,打夠了嗎?打夠了就過來,商量一下行動的時間和步驟。”一個戴著墨鏡的黑人大漢一邊仔細擦拭著自己的槍械,一邊欣賞同伴的暴力表演。黑人將槍支內部的各個零件都抹上一層薄薄的槍油,用專門的布料輕柔的擦拭著每一個零件,仿佛那不是零件還是女人細嫩的肌膚。他將每一個零件,都按。一定的次序擺好。再重新裝配成一只完整的手槍。但是巨大口徑和猙獰的槍口讓人感覺這是一門縮小的手炮,而不是手槍。

    “這個混蛋私自調動邪獸去炸醫院,僅僅是為了出一口氣?我不明白這種人怎麼會混在聖臨教徒的隊伍里?”白人大漢松了松自己的領口,長呼了一口氣,但是他還有些余怒未消。又用腳踢了一下地上那攤爛肉。

    “信仰是個好東西,每個人信仰的東西都不同,比如說你們信仰末日救贖,”黑人大漢又用手指指了一下地上的死狗陽哥“他信仰聖徒降臨,而我只信仰金錢!我們都是為自己信仰而戰的聖斗士!”說完黑人大漢就哈哈大笑。

    “納魯你這條戰場野狗就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們只是一群雇佣兵拿錢辦事僅此而已。就是因為,這個混蛋打草驚蛇。我們現在才被那些聖臨教徒的人限制了自由,只能在這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復那些根本用不上的緊急預案,真晦氣!”白人大漢一屁股坐到由彈藥袋堆成的床上,點了一根皺巴巴的香煙。

    “人家不是交了一個替罪羊給你出氣嗎?你現在是消氣了,但是我手底下的人可是憋壞了。”黑人納魯對著自己的雇佣兵隊員大喊“孩子們,干完這票大的我們就退休了,金錢美女任你們挑選!哈哈!”

    其他在檢查槍支彈藥和組裝機甲的雇佣兵們都興奮的嗷嗷直叫!有個染了黃毛的亞洲人大叫“老大,等我分錢了,我就要買個超大游泳池,現在我們被關在這個鬼地方,好幾天都沒洗澡,我都快餿了。”

    哈哈,一幫子大漢都在大笑,還有人起哄“是啊,黃毛,不如我們合伙把加勒比海買下來,我們可以天天游泳了。以後你就可以吹牛說你家洗澡盆要用輪船才能開到另一面。”所有人哄堂大笑。

    集裝箱門傳來的敲擊聲,有人用生硬的英語說“小聲些!”所有人都停止了說笑,默默地干著手上的事情。如同嗜血的豺狼在靜靜磨礪著自己的爪牙,耐心等待著羊群靠近。

    這艘貨輪的船長辦公室中間,一個黑發黑裙脖頸修長的美麗女人靜靜的看著監控屏,上面顯示的並不是碼頭區的景象。而是上百公里外高新技術研發區景象。

    “防備還是十分森嚴。我們現在還沒有機會。”女子哀嘆一聲,閉上雙眼。她拿起手環詢問對面的同伴“我這邊暫時找不到好的時機。你那邊的準備工作怎麼樣?”

    “暫時還不錯,魔都人民熱情好客。而且他們非常喜歡我們的禮物。”在魔都市區。一條繁華的商業步行街上,小丑打扮的男子在分發著一些五顏六色各種動物形狀的氣球。

    “他們的信仰真是駁雜!對上帝的信仰,只停留在嘴上,無信仰者簡直玷污了這片土地!”市中心商場里,穿著黑色制服手拿《聖經》十字架的英俊神父微笑打發走一批又一批的女性搭訕者,偶爾還有幾個男性搭訕者。

    “你們這些麻煩制造者。就不要在這里給我抱怨來抱怨去。好好干活!”女子在通訊中毫不客氣的教訓了自己的兩名合作者。“你們有誰看到伯爵?那家伙又消失了!”女子抱怨一個常年翹班的同伴。

    神父看了看時間“現在他大概還沒起床。等晚上六點你再聯系他。”

    高新技術園區內,精神研究中心附近一棟閑置的樓房內,一口巨大的棺材放在大廳中央,里面傳來了一陣陣如雷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