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驚變(1/3)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開始的那一刻。誰也不知道。有人已經為那一刻準備了很久,只是在等待魚卵成熟。

    在高新技術園區。不遠處有一棟老舊公寓,老式的六層建築,磚紅色的瓦牆長滿了碧綠色的爬山虎,遮蔽了大部分的陽光,將整棟樓變得鬼氣森森。只有那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才會貪便宜租住這樣的地方。

    這里實在太偏僻了,也太陰森了。連這里的房東都不願多來,只要房租按時匯入自己的賬戶,他就不會管租自己房子的人究竟是誰!一個月前一個面容慈祥的寡居老婦人租下這種公寓最頂層的房間,而且很爽快的預付了半年房租。要知道住在這兒的都是無業游民,別說向他們要下個月的房租,上個月的房租他們都不一定交齊了。

    老夫人的出手大方。引起了這棟樓里面不少人的覬覦。曾有人半夜三更偷偷的摸進她家中盜竊財物,但是第二天這個人再也沒有出現。這棟樓里的無業游民。都猜測那個人是不是已經得手,跑出去瀟灑一段時間了!但時間過了一個月那人都沒有回來。一些不好的傳聞就漸漸流傳開來,所有人都不敢靠近老婦人所在的那個房間。

    在最頂層的房間上面有個破敗閣樓,原本是房主用來堆雜物的地方,但是現在這里被清理的干干淨淨一塵不染。閣樓的地面上擺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蟲子與草藥。還有一些樣式怪異的符號被劃在地面上形成了扭曲恐怖的祭台而在上面有著一條在空氣中流動的鯛魚。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太太將自己身上的居家便服脫下,換上了一身黑色的祭司袍。面容也從慈祥變得陰鷙。

    她抽出自己的祭刀,一刀捅進了祭壇上鯛魚的腹部。鯛魚瘋狂的甩動著尾部。但痛覺依然刺激著她的大腦神經。鮮血順著祭刀緩緩淌下,滴落在地面的祭台之上,由草藥汁混雜著大量鮮血涂抹而成的詭異線條,慢慢發紅發熱,將流淌出的鮮血蒸發變為淡紅色的煙氣,漂浮在老太太的頭頂。

    那把祭刀似乎有著奇異的魔力,瘋狂的抽取著大魚身體內的血液,十幾秒後,整條魚變成一條魚干,所有的水分都被那柄刀抽取了出來。

    老婦人干癟的嘴角勾起一絲弧度,滿意的點了點頭。手上輕輕一用力,祭刀就像整條魚切為兩半,露出了其中上千顆晶瑩剔透如水晶般的魚卵。每個魚卵中都有一條細小的黑影在緩緩游動。老夫人望著這些魚卵,面露貪婪之色。不枉她等待了這麼多天。

    在精神的控制下,漂浮在閣樓上空的血紅煙氣抽出一絲緩緩融入老婦人手心的一顆魚卵中。

    精神研究中心,一個衣著考究有些富態的研究員停下了手中動作,眉毛皺起,他放下手中的實驗器材,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剛才自己的肚子抽痛了一下,他以為是吃壞了肚子,但又沒有熟悉的腹瀉感覺,反而感覺到有些餓。他簡單的喝了一口水壓下腹中的饑火,就打算繼續工作,畢竟研究人員工作起來廢寢忘食也是很正常的,但是這次不一樣!腹中的饑餓感好像一直作祟的鬼手在拉扯著他的胃部和其他的內髒。

    強烈的不適感讓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將所有的實驗器材放回原位,請同事替自己頂個班。脫下無菌手套和白大褂,整理好自己的衣物,走出實驗室打算去食堂找點吃的墊墊肚子。

    他快步穿過走廊,一心只想著早點趕到食堂,完全沒有注意路上的行人,與同事吳敏撞了個滿懷,同事手中的咖啡灑了他一身,但他仿佛無知無覺般推開同事繼續前進。

    吳敏發現自己的咖啡灑了同事一身,正要道歉。卻驚訝地發現。對方好像根本沒有注意到一般,繼續穿過走廊。將她甩在後面。

    食堂在精神研究中心園區的西北角,想要從實驗大樓到食堂就必須穿過一樓的大廳。而今天剛接到通知前來參與虎魂研究的傅曉晨正喜滋滋的從大門走進來,經過大廳時與下來去食堂研究員擦肩而過。

    傅曉成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剛才從他身邊經過的那個研究員有些奇怪,但是他又說不上來對方奇怪在哪。仔細回想了一下,他明白了是味道!他從剛才那個研究員身上聞到了濃烈的咖啡味還混雜著一股淡淡的魚腥味,他有些奇怪但也沒多想。畢竟研究員身上沾上什麼奇怪的味道都不稀奇。在非洲他曾見過一位專門研究大象糞便的生物學家,而自己又非常倒霉的和他共用一個辦公室,然後每次吃飯,所有人看著他和同時就像看著兩團在行走的大象糞便。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那名研究員的身形在一點點變得瘦削,原本有些富態的圓臉,漸漸雙頰深陷。皮膚開始發干發黃,精心打理過的頭發也變得如同枯草般失去了原有的光澤。

    那名饑餓難耐的研究員終于走到了食堂,刷卡進門。大廳中只有稀稀拉拉的幾個人在吃東西,廚師們在後廚準備著明天需要用上的食材。一名年輕的廚師注意到走進來的研究員,他放下菜刀走上前,還沒開口,他的眉頭就下意識的皺起,眼前的這個人仿佛病入膏肓,臉色蠟黃,雙頰深陷,眼楮中布滿血絲。胸前的衣服上有著一大片的咖啡污漬。但是他只是一名廚師。並不是醫生,他的責任是喂飽這里的每一-->>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