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再見白流甦(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葬禮那天,一直艷陽高照的京都竟也煙雨蒙蒙,好似連老天也在為陸振國送行。出席葬禮的,都是京都有身份的大人物,多數是雲依不曾見過的。

    人群中,她看到了岳逸N。

    抽了空,岳逸N朝她和陸凌天走了過來。黑色的西服穿在他身上,還是不如旁人那樣嚴肅。

    還以為,他這個時候能說兩句正經的話。誰知道,他還是改不了自己的脾氣。

    沒有當著大家的面和陸凌天調侃,大概是他最大的極限。

    “老爺子走了,接下來的戲,該是你主演了。準備好沒有?陸家的豺狼虎豹可不少,一個個虎視眈眈的。別說做兄弟的沒提醒你,需要幫忙出個聲,出場費我算便宜點。”

    陸凌天沒有應聲,給了他一個大白眼。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不會貿然介入其中的。倒不是他怕事,而是顧及曲雲依現在的身子。

    她可是特別保護動物,不能有一點閃失。

    岳逸N見他一臉不領情,打趣道︰“這里沒別人,少在這一本正經的,我可要被悶死了。我很期待接下來你的表演,你可別讓我失望。”

    陸凌天轉身看去,站在老爺子墓前,一個個上前獻花這些人,多半都在盼著陸家大亂吧!

    自從他們回到京都以後,這些人都在暗地里窺探著陸家的東西,等著看熱鬧。

    “這些人,和你想的都一樣?”

    岳逸N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京都的名流們,各行各業的都有,可誰能看清他們心里所想呢?

    “就算是,你也不會怕的。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挺你!好好加油!”

    陸凌天撇了他一眼,見岳逸N的眼里多半是幸災樂禍,也不生氣。

    兄弟就是用來互相傷害的!

    所以,他也不客氣了。

    “姚程程,你搞定了?”這麼一問,岳逸N瞪大了眼楮看著陸凌天,半天都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陸凌天淡笑著︰“如果我是你,連自己老婆都搞不定,我肯定沒心情調侃別人。”

    “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他幾乎咬牙切齒盯著陸凌天,可惜,自己又不能把他怎麼樣。

    “咱倆有必要互相傷害嗎?”

    “是你先開始的,怪我?”

    好吧!

    岳逸N不得不服輸,和陸凌天斗嘴,就不要想著有贏的時候,他就從來沒有佔過便宜。

    雲依的心情本來有些沉悶,看他們兄弟斗嘴,也忍不住笑了。

    岳逸N嘿嘿一笑︰“凌天,這你得夸我。要不是我,雲依都悶悶不樂。這點,你可要謝我。”

    陸凌天只是掃了他一眼,什麼都沒說,拉著雲依往別處走。岳逸N跟在後面嚷嚷著,陸凌天充耳不聞。

    “喂!我跟你們說話呢?怎麼都不理我呀!”

    雲依本想搭話,陸凌天拉了拉她的手。

    “別理他!”

    雲依忍不住低頭笑出了聲,想起今天的日子,還有此刻所在的場合,又趕緊憋回去。

    要是讓外人看見,陸老爺子去世了,她這個孫媳婦躲在一邊偷笑,外人的唾沫星子都要把她給淹死不可。

    她努力擺出沉痛的表情,看到袁梅生無可戀的樣子,剛才的笑意蕩然無存。

    剛開始覺得她保養得還不錯,現在再看,她好像就在這幾天里,頓時老了好多。

    出面張羅的是陸乘風,客人們一個個離去,有的是叔伯們的朋友,雲依看著,已經有些眼花繚亂了。

    看似低調的陸家,不想會有這麼多人出席葬禮。在這人情寡淡的世界,也算難得。

    放眼望去,黑壓壓的背影,她也分辨不出誰是誰。

    就在這時,人群邊上,她看到了一個特別的背影。

    其實,雲依是被那貴婦手上的貴妃鐲吸引的。

    這只手,她好像在哪見過?

    那貴婦只是看著背影,就覺得氣質非凡,與眾不同。同樣一身黑色,她卻顯得格外不同。一支白玉簪子將她的頭發挽成低發髻,雲依仿佛看到了一副民國美人圖。

    “看什麼呢?”陸凌天順著雲依的目光看過去,也看到了那道與眾不同的背影,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有沒有覺得,那只手,有些熟悉。我們好像在哪見過?”

    紅寶石戒指,翡翠貴妃鐲……

    雲依想起來了!

    這個女人,好像就是那次坐在車里的。

    “上次,是她的車,差點撞到了我。你想起來了嗎?司機給了我一張名片!她叫……”

    雲依記得,那是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可是,到底是什麼呢?

    仔細一想,她眼前一亮︰“白流甦!她叫白流甦!”

    陸凌天看了看她︰“想起了名字,讓你這麼高興?”

    “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很特別。難道你不這麼覺得嗎?尤其是,陪著她這一身,還有她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氣質。”

    “雖然那是個-->>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