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氣到吐血(1/4)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徐長老急怒攻心,一口真氣頂在胸口,吐出一口血後不但沒有順氣,反而體內氣血更加洶涌沖撞。眼看他就要走火入魔,喬峰這才輕輕掙開段譽的手,飛至他身前點他“天突”、“紫宮”、“羶中”三穴。每一指的內勁都順著穴道進入經脈沖開徐長老積郁在胸口的悶氣。隨後又一掌貼于他的丹田,輸入內力幫他梳理暴動的真氣。

    丹田是練武之人最重要之處,如今徐長老丹田在就喬峰掌下,若是喬峰想要毀掉他一身武功,只要內勁一催便可。

    喬峰道︰“收神,凝氣。”

    徐長老不敢亂動,當下立刻凝神運功。

    就在這時,又有兩匹馬騎入杏子林,一個是身材矮小的老翁。一個是身材高大的老嫗。

    老嫗下馬,看了看群丐神色。又見喬峰肩上有血,徐長老也是面如菜色,白胡子上血跡斑斑,問道︰“這是發生了什麼事?喬幫主和徐長老受傷了麼?何人所為?”

    喬峰幫徐長老把體內翻涌的真氣引入丹田後,起身相迎道︰“太行山沖霄洞譚公、譚婆賢伉儷駕到,有失遠迎。”

    譚家夫婦倆紛紛還了一禮,隨後譚婆從懷里拿出一個盒子丟給喬峰,說道︰“喬峰主肩上傷勢如何?我這里有盒傷藥,是譚公新得極北寒玉和玄冰蟾蜍合成調制的,對止血化瘀、收斂傷口有著無比奇效。”

    喬峰接過傷藥,本想還回去,但一看自己肩頭大片血跡就心疼了一下。這些都是段譽為了阻止他用手抓刀後流下的血。喬峰心想“如果譚婆的傷藥真有奇效,那一會兒可以給義弟試試。”便不再推脫,把藥捏著手中,對著段譽招手道︰“義弟來,謝謝譚公譚婆送藥。”

    段譽拍拍與他親昵湊在一起的大馬,走到喬峰身邊,對著譚公譚婆拱手道︰“謝謝譚公譚婆。”

    譚公和藹一笑,看到段譽一只手還包著白布,道︰“既然小兄弟手上有傷,那就快快用藥。”

    喬峰也道︰“義弟,我幫你換藥。”

    “一會兒再換,大哥你還是先招呼客人吧。”段譽笑著搖手,自從那條神秘的蜈蚣兄弟和莽牯朱蛤老兄私自進他肚里後,他除了百毒不侵外,就連身體的愈合速度都要非比尋常。這一會兒,他的手早好了一半。

    喬峰看段譽是真的不想換藥,就把藥遞給他道︰“那一會兒你想換的時候和我說。”

    “知道了,大哥。”段譽一臉乖巧的點頭,隨後又對譚婆笑了笑。

    譚婆見段譽白生生的樣子特別討喜,不由笑道︰“你這後生一臉鬼精靈的模樣,叫什麼名字?”

    可段譽還沒有答,就听一只毛驢“啊~~昂昂~~”的叫聲響起,隨後一個七八歲孩童倒騎著毛驢走進了杏子林。

    譚婆一見孩童,頓時笑起道︰“師哥,你又在玩什麼古怪花樣啦?我打你的屁股!”說著就一巴掌往孩童屁股打上去。

    那孩童一個翻滾下地,突然間伸手撐足,變得又高又大。眾人驚嘆連連,只有譚公臉有不豫,對著來人哼了一聲道︰“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隨即轉頭瞧著譚婆。

    來人樣貌說老不老,說年輕也不年輕,說他三十多也可,六十多也可,樣貌也不丑不俊。可說樣子極為普通。他痴痴望著譚婆,柔聲問道︰“小娟,近來過得快活麼?”

    哎,這難以言說的復雜三人關系……段譽按了按眉心,然後靜待倒霉的單正一家來撞趙錢孫的槍口。

    果然,還不待譚婆回答趙錢孫,單正一家父子六人出現在了杏子林。

    單正生平嫉惡如仇,只要知道江湖上有什麼不公道之事,定然伸手要管,所以綽號“鐵面判官”。而他的五個兒子也並稱“泰山五雄”。

    單正一來,就向喬峰拱手道︰“喬幫主,單正不請自來,打擾了。”

    喬峰久聞單正之名,當即抱拳還禮道︰“若知單老前輩大駕光臨,早該遠迎才是。”

    單正未答,趙錢孫卻忽然怪聲怪氣道︰“好哇!鐵面判官到來,就該遠迎。我‘鐵屁股判官’到來,你就不該遠迎了。”

    眾人聞言紛紛大笑,泰山五雄就統統變了臉色,只是單正不發話,他們五人也不敢隨意出聲。

    單正涵養甚好,又一時捉摸不透趙錢孫的來歷,便也不與他計較,只是朗聲道︰“請馬夫人出來敘話。”

    段譽眉頭一挑,這女人來了。

    馬夫人康敏穿著一身縞素,弱柳扶風的從兩名壯漢抬著的小橋中走出。

    她緩緩走到喬峰面前,雖然一路走來都低著頭,可光是一身縞素的身姿就極為惹人憐惜。

    在場眾多男子的目光都不由黏在她身上,看她向著喬峰盈盈拜了下去,听她嬌聲說道︰“未亡人馬門溫氏,參見幫主。”

    這一刻,極多男子都恨不得親手攙扶她起身安慰一二。

    可喬峰只是還了她一禮,也不上去攙扶,淡淡說道︰“嫂嫂,有禮。”

    康敏道︰“先夫不幸亡故,多承幫主及眾位伯伯叔叔照料喪事,未亡人衷心銘感。”

    喬峰猜測馬夫人或-->>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