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這樣也好(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鹿虔有些不安,九皇子現在是真的信任自己,還是表面信任,心里面懷疑?

    “鹿大哥——”

    肇駒先開口,鹿虔急忙點頭。

    “殿下,您太客氣了,叫小人名字即可。”

    “不,你年紀比本王大,叫你一聲大哥不為過。”

    “小、小人不敢。”

    “哈哈,沒事,本王有些話想問問你。”

    “是,殿下請問。”

    肇駒點點頭。

    “好,那本王便問了,你要說實話,你家主人是如何跟萬焱阿獅蘭聯系上的?”

    鹿豁子張了張口,他想要插嘴,但鹿虔已經回答。

    “這、這小人有些記不清了。”

    肇駒微微一笑。

    “鹿大哥,我告訴你,你主人犯的可是叛國罪,這是要滅九族的大罪,你現在說出來是立功,以後說出來是認罪,這里面的利害關系你可要想清楚了,別到時候我想保你都保不住。”

    鹿虔打了個激靈,肇駒這話的意思很明白,他不能腳踩兩條船,身在曹營心在漢。

    “是,殿下,小人向您坦白,您要問什麼繼續問吧,在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鹿豁子忍不住插嘴。

    “是啊殿下,郜大人對我們是威逼利誘,最後一次出來的時候,他給我們承諾,說不但保證我們以後的榮華富貴,還保證我們家人在京城的安全!”

    其實這鹿虔和鹿豁子是兄弟倆,鹿虔是大哥,他在京城有老婆孩子,而鹿豁子還打著光棍,他是跟著大哥混,要說家人,他跟北門一個李寡婦有勾搭,兩人關系還算不錯,那李寡婦不嫌鹿豁子長得丑,鹿豁子倒是頗為牽掛。

    鹿虔瞪了一眼鹿豁子,這家伙真是喜歡多嘴,人家九皇子又沒問他。

    “你插什麼嘴,那啥保證她們安全,只是脅迫她們做人質,是人質而已!”

    鹿豁子哦了一聲,吐了吐舌頭。

    肇駒問︰“你們是什麼時候從京城出來的,怎麼不回去了?”

    鹿虔苦笑一聲。

    “殿下,我們是三月出來的,出來了兩次,第一次是大京軍打下並州包圍汾州的時候,那時候太尉大人還隱瞞軍情,他派我們來找陀滿軍師,問他打到哪里撤兵,陀滿軍師說,東西搶夠了就走,他們大郎主答應,不會打過邢州。”

    肇駒這才知道,原來大京國來犯,竟是朝中有人暗中勾結,想不到堂堂的當朝太尉,竟干出如此令人不齒的賣國行徑。

    “你家主人為何要這麼做,難道他對我們大那麼怨恨嗎?”

    鹿虔搖搖頭,他小心地看了一眼肇駒。

    “殿下,難道您沒有覺察到,這件事是因您而起?”

    “我?”

    肇駒仔細一想才忽然醒悟,在幽州郜太尉出賣了他,一定會害怕自己回來找他算賬,其實肇駒這半年多來一直在草原上奔波,他心上一直想著十三公主,還真沒把郜銘出賣他的事太放在心上,而且中間他給肇真寫過一封信,已經跟他說明。

    鹿虔小心地問︰“敢問殿下,我家舊主是否有一份親筆簽名的口供在您手上?”5599小說

    肇駒點點頭,幽州的一幕頓時歷歷在目。

    “不錯,那就是本王逼他在邢州寫的,原是打算捏住他的把柄,讓他不敢再造次,誰知姓郜的要置我于死地,在幽州要不是他,大鳥國的兩個王子根本不知道我們的計謀,說不定幽州也已經拿下,仝公公也不會死,萬焱阿獅蘭根本過不了幽州!”

    “是的殿下,您在大草原上,是否有一份畫影圖形的通緝令要殺您?”

    肇駒一愣,有些震驚。

    “不錯,辛將軍找到本王的時候,就是拿著一張通緝令給我看,難道,難道那張通緝令是你家主人串通萬焱阿獅蘭弄的?”

    鹿虔點點頭。

    “是啊殿下,請您想想,我家主人有把柄在您手上,他日夜擔心的就是您回來找他算賬,所以就跟大京國暗中勾結,只要您回不來,他就可以高枕無憂,結果沒想到萬焱阿獅蘭不守信用,他揮師南下打到邢州,根本沒有轉頭,而是直逼京城,想要一口吞下我大。”

    肇駒怒罵一聲無恥,想不到郜太尉勾結大京國,起因竟是自己,而萬焱阿獅蘭正好利用這個機會,發兵來吞並大。

    “那你第二次出來是何時,是萬焱阿獅蘭打下邢州以後嗎?”

    “不錯,大京軍打下邢州,太尉大人急了,他派我們來找蚩陀滿,要他信守承諾的退兵,結果我們來到大京國軍營就被扣下,只能留下來給萬焱阿獅蘭做事。”

    肇駒一聲冷笑。

    “姓郜的早就預料到了結果,要不然干嗎要向你們保證,什麼榮華富貴,什麼家人安全,那只是騙你們給他賣命!”

    鹿虔幾人不得不承認,肇駒講的有理。

    “殿下,如今京城被圍了四個多月,也不知城里情況如何,所以我們一直很擔心。”

    “哼,你家主-->>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