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吳七郎之死(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在中牟縣北部,有一塊蒲草叢生、雁鶴齊鳴的濕地,此乃黃河多年“浸染”的結果。這塊濕地包括數千畝湖面,數萬畝森林,上千多畝蒲花蕩和十數萬畝保存完好的生態濕地,是中原地區面積有大的一處生態濕地。

    濕地里遍布著沼澤與大水坑,附近村民也甚少進入這一塊濕地,這一塊濕地就成了私鹽販子的樂園,鄭州幫的老窩就安在濕地深處,官軍明知濕地深處有不少私鹽販子,派兵圍剿無數次,濕地周圍家家戶戶都有人販運私鹽,因私鹽受惠極多,所以百姓皆偏向于私鹽販子。只有官軍出動,就有百姓抄小道通風報信,官軍屢屢撲空,私鹽販子也就在濕地深處扎下了根。

    吳七郎帶著十幾個手下剛剛查看了秘密的庫房,還未進入隱藏在山林水間的營寨,就見到手下帶進了一位陌生人,雖然陌生人眼楮上蒙著黑布,吳七郎還是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這個營寨外表簡陋,卻按照八陣圖來設計,疑路、陷阱極多,營寨下面的地道更是縱橫交錯,如枯樹盤根一般,數年來,沒有一個陌生人走進這個鄭州鹽幫的核心機要之地。

    “他是什麼人,為什麼帶到這里。”吳七郎冷冷地看著手下,說完,回頭對著身邊滿臉胡子的大漢道“按規矩辦。”

    帶人進來的私鹽販子臉色刷地變得蒼白如雪,他道“來者是侯家商鋪的劉掌櫃,他說有急事。”

    劉掌櫃曾是跟隨在孟殊身前的小伙計,當年吳七郎任侯家商鋪武教頭之時,和劉掌櫃極為相熟,而帶劉掌櫃進入濕地深處的私鹽販子,曾在當年和吳七郎一起在中牟被侯雲策收降。故而認識劉掌櫃,听說有急事,就帶他進入了濕地內部。

    絡腮胡子听到吳七郎吩咐以後,拿出一把鋒利異常的短刀,不動聲色地上前一步,道“一指之刑。”

    帶劉掌櫃進濕地的私鹽販子雖然眼中有恐懼之色,卻不敢違令,在絡腮胡子面前舉起左手。絡腮胡子捉住他一根手指,刀光一閃,半截手指已經掉在了地上,這一切動作都是靜悄悄地,沒有怒喝,也沒有慘叫,站在一旁的劉掌櫃被蒙住了雙眼,他只是隱約猜到發生了事情。

    到了一間簡易平房。劉掌櫃的眼罩被摘了下來。他適應了周邊環境之後,笑道“吳七郎,你倒真會享福。”

    在侯家商鋪的那一段時間,劉掌櫃常和吳七郎在一起。說話做事都頗為隨便,此時深入了私鹽販子的禁地,仍然是鎮定自若。

    吳七郎坐在胡椅之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劉掌櫃。吳七郎身後站著行刑的那名絡腮胡子,抱著雙手,冷冷地看著笑容滿面的劉掌櫃。

    劉掌櫃毫不畏懼絡腮胡子的眼光,走上前來,親熱地道“吳七郎,今日我們來來經比酒量,看誰歷害。”

    吳七郎這才起身,對絡腮胡子搖了搖手。示意其離開,道“有何要事能讓劉掌櫃來到這窮鄉僻野。”

    劉掌櫃見閑人全部離開,慢慢地道“侯相請你到大梁去見一面。”

    “今年的鹽金我按時支付了。”吳七郎當上鄭州幫道首領已有兩年,兩年時間,鄭州幫已經成為了大林境內的第一鹽幫,他和手下都在短短時間內家財萬貫,有財有勢的吳七郎,行蹤也漸漸隱秘起來。如今侯雲策要求他離開自己的地盤及手下。這就讓吳七郎頗有顧忌。

    劉掌櫃一幅愛去不去的樣子,道“雲帥找你何事。與我無關,我僅僅是一個傳信人而已。”

    吳七郎“嘿、嘿”笑了兩聲,道“劉掌櫃遠來辛苦,暫且到客房休息,等一會我倆一醉方休。”

    劉掌櫃退下以後,鄭州幫的幾位心腹頭領齊聚一堂。

    資歷最老的副幫主道“私鹽販子和官府歷來是陰陽兩條路,官府不知殺掉了我們多少人,憑老夫直覺,此次大梁城內藏著極大的風險,吳郎還是借故推脫為好。”

    吳七郎苦笑道“雲帥權傾天下,若我借故不去,只怕對我們不利,再說,我還算是雲帥部下,西北鹽路亦靠黑雕軍保護,我沒有不去地理由。”

    “龍困淺灘,虎落平陽,大梁城是非之地,吳郎千萬要謹慎。”

    大家七嘴八舌地爭論了一會,吳七郎最後下定了決心,道“就算是龍潭虎穴,我還是要去,我走之後,你們要做好防範,見勢不妙,就趕緊溜之大吉。”

    第二天一早,吳七郎、劉掌櫃、絡腮胡子以及四五個隨從,就做侯家商鋪的商隊,劉掌櫃自然是仍然是劉掌櫃,吳七郎等人皆裝扮成商隊伙計。

    侯家商鋪是大林朝最大的商行,最遵守規矩,和地方官相處得極好,又有侯雲策暗中撐腰,天大的難事也能解決得圓圓滿滿,因此,侯家商鋪在大梁附近基本上通行無阻,扮作商行最是安全不過。

    中午時分,眼看著大梁將近,劉掌櫃在馬上哈了一口白氣,道“大家歇息片刻,等會一鼓作氣到大梁,我請諸位到明月酒樓好好去喝一頓。”

    明月酒樓是大梁城內一家檔次較高的酒樓,價錢也是不菲,見劉掌櫃如此大方,眾人皆喜笑顏開,絡腮胡子道“劉掌櫃到底是侯家商鋪掌櫃,辦事就是有氣魄,明月酒樓的老酒味道正又是勁,真-->>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