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大觀園內解詩談情;榮禧堂後就事論事(二)(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二一六章︰大觀園內解詩談情;榮禧堂後就事論事(二)

    怡紅院看了一回,即便香菱帶人打掃的很好,寶玉卻也不能歇著。勸香菱歪著一會兒,便往前面去。不想才出園子,見兩個婆子慌慌張張迎上來,“可是巧了!寶二爺,前面來了幾個太監,不是為老太太的事來的。說是寶二爺的什麼事情準了。”寶玉想著怕是園子的事,問了一回,打了婆子,才去前面。

    不想賈政陪著太監說話,見寶玉來了,太監忙起身賠笑道,“回去說了話,聖上大贊了一回,特準了王爺請奏之事。當日娘娘的省親別院,賜給王爺當做府邸。咱家特來知會王爺知道。”

    寶玉賠笑道,“又是勞動內相了!”說罷忙著讓坐,太監不坐,只說還要回命,便帶著人去了。寶玉送了一回,這才跟隨賈政去了後面小院。

    榮禧堂那邊賈母停靈,賈政王夫人便騰挪到了後面小院。王夫人見兒子來了,很是歡喜,又見丈夫一臉嚴肅,心里又緊張起來,偷問寶玉何事,想幫著描補。

    寶玉說無事,先請王夫人放心,才對賈政道,“前兩日太監來問府邸之事,想國庫自是不好無度使用;又想家中還辦著老太太的事,合該省檢才對,再加上又不久住,這才奏請一回,看看能不能借用這園子,不想聖上竟然準了!”見賈政動了幾回屁股,還是沒起來寶玉暗自舒了口氣。

    賈政道,“國事為大。老太太的事又要緊。能這麼想是對的。”

    “父親說的很是。卻是當以國事為重!”寶玉贊了一句,賈政便又說起來,寶玉听的不住點頭。即便心煩,也要滿臉認真。態度很重要,只等賈政說的過癮了,又見李紈領著賈蘭過來,這才道,“想著等老太太的事情辦好了,是不是請璉二哥過榮禧堂這邊來住?”

    賈政想一回,點點頭,“依禮,合該如此。”

    寶玉道,“璉二哥要是搬過來了,老爺太太不妨就搬了原本大伯那邊去住,左右那邊也是空置呢。”

    王夫人看了眼賈政,才道,“你大伯大媽不回那邊了?”

    寶玉道,“住了原本璉二哥的院子就好了,離的近面,方便照顧。怎麼說也是上了年歲的人了。”

    賈政道,“能這麼想,很好的。”

    寶玉說著又對李紈道,“老爺太太搬過去了,那邊院子就要勞煩嫂子打理了!”李紈偷眼見賈政和王夫人無異,這才忙著應了。

    王夫人道,“我的兒,才剛兒說什麼不久住的?”

    寶玉道,“雖是沒有封地,怕是也要回南邊的。”

    賈政道,“卻是回金陵為對。”他以是听王子騰說了,寶玉封號金陵郡王。王夫人見賈政知道,不好再說什麼。寶玉便又吩咐賈蘭一回。可巧又有賈珍打人來尋,寶玉這才退了出去。

    等到了榮禧堂外院,見賈珍,賈璉,謝鯨,衛若蘭,沈世文,戚建保  瘢 胗浚 媼   褫眨 叨熱司  P睦鏘胱乓壞來泳木褪遣灰謊Cψ派杴耙灰淮蛄甦瀉簟br/>
    賈珍見寶玉和這些人很是親近,便道,“和你二哥去杠房問了一回,說是要三千五百兩銀子!”

    “多少?”寶玉心說不是讓你們討價了麼?怎麼還要敲竹杠呢。

    賈璉道,“我和大哥談了價錢。杠房才準了這個數?”

    寶玉道,“沒說賞錢的事?”

    賈珍道,“自是說了,不然怕是還要多些個。”

    寶玉道,“這些個黑心肝的。”

    賈璉道,“說起來不算多的,咱們這是五班六十四杠呢;當日大伯父才用了幾班幾杠,還一千多兩呢。”

    “他也敢比老太太麼?我們家老太太一項與人為善,又是壽終正寢,福盡而逝,憑什麼敲這個竹杠?一群給臉不要的東西。”寶玉說著對倪二道,“這事還要勞煩倪二哥跑一回了。”

    倪二道,“跑一回自是無礙的,只是王爺說個數才是。珍大爺和璉二爺說的也很是,這事兒卻是不好太過的。”

    “我們自然不會以勢壓人的。二哥去找雪兒,讓雪兒陪著你過去。咱們最多出一千兩銀子!”寶玉說著又道,“要是好,賞錢自然不會少給了。不好可是不依的。惹惱了,自己弄個杠房,也好過受這個氣。”

    王狗兒忙道,“這個卻是使得,不然這就張羅起來?”

    倪二推開王狗兒,“王爺這是怕咱們繃的緊了,才這麼說的?”說罷了,又問幾句,帶著王狗兒去了。

    寶玉對謝鯨等人道,“珍大哥和璉二哥都是大家公子,行事講個規矩,和我不一樣的。我可是嬌生慣養的。”

    謝鯨道,“這個卻是看出來了,試問誰家去杠房不是听之任之,偏偏你了,這個也要尖刺兒。”

    寶玉道,“不是我尖刺兒,是那些東西氣人,我們家老太太年近九詢,多大的福氣了?不說過來沾沾,反倒拿捏起來。”

    謝鯨道,“這話卻也說得!”

    寶玉道,“說得說不得倒也罷了,只是今兒怎麼又來了呢?不是說了好好歇幾日才是麼?”

-->>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