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凡爺……饒命啊!(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這一刻。

    徐坤傻住了,甚至比飄渺宗主蘊含怒火降臨的時候,更加的震驚!

    自己的兄弟,身為地階中期,就露了個臉,並且沖著一位天階中期的頂峰說什麼嫌命長了急著找死

    那種語氣就仿佛雙方的階位對調了一樣,飄渺宗主反而是面對天階的卑微爬蟲,反應也如老鼠見了貓一樣驚恐,主動叫著凡爺!!!

    難道說趙凡有能令飄渺宗主隕落的實力?

    不可能!

    畢竟,地階再強再逆天,也絕非可與天階相提並論的,更何況飄渺宗主又是天階中期的頂峰。

    莫非是因為陳純兒的身份?

    也不可能,大千院長再護短,也不至于將弟子的夫君都視為犢子一樣。

    徐坤的思維完全短路了,卻感覺搭在肩膀上的那只手,像是有億萬斤重的安全感

    此時。

    徐地皇夫婦,心中的震驚,比徐坤更大。

    那可是執掌著飄渺宗的天階存在,聖人之下,皆為螻蟻!

    結果,兒子把兄弟隨意的笑了下,對方就嚇的跪伏在地!

    徐地皇心中隨之涌起了峰回路轉般的狂喜之色,他知道徐家保住了,妻子還有兒子包括自己,都會活著,二弟三弟與父親不會白死,而始作俑者以及聯手針對徐家的地級勢力們,也都將付出代價!

    而這一切,全是因為那猶如奇跡化身的趙賢佷!

    百墓宗主則掃了眼那平淡無奇的地階中期,便一臉犯懵的看著飄渺宗主,您您這是?

    他嚴重懷疑飄渺宗主表面上的傷勢雖然恢復可靈魂是不是出現了岔子,否則,被一個地階中期出言沖撞,非但不怒,卻直接下跪叫爺了?

    閉嘴!

    飄渺宗主汗流浹背的說道︰你,連給他跪下的資格都沒有!

    什麼?百墓宗主瞳孔猛縮,我都不配跪他?

    滾!

    飄渺宗主口中怒喝。

    隨後,百墓宗主便覺得前者的方向,卷來一道不可阻擋的無形波動,勢如萬丈波瀾般,將化身為小破船的自己拍向了後方。他的身軀,接連撞穿了徐府一座又一座建築,最終撞在了厚重的府牆上。

    百墓宗主,意識就像一坨漿糊,而身上血肉模糊,靈魂破敗不堪,差點就隕落了!

    他氣若游絲的卡在牆上,根本想不明白究竟為什麼

    所有關注徐府的歸元州地階們,這個時候瞠目結舌,如此浩劫竟然上演了戲劇性的逆轉?

    忽然現身的地階中期,怎麼看都是普通的地階中期。

    可是,那位至高無上的飄渺宗主,卻是忌憚不已,比自己看到天階存在猶有過之而無不及!

    以至于歸元州牧產生了一種錯覺,就是飄渺宗主的生死,詭異的被一個地階中期主宰了!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飄渺宗主,今日,不久之前,親身經歷了一場噩夢,而噩夢中,那僅為地階中期的年輕身影,隨意的拿著一把雪白龍刀,屠聖如草芥!

    隕落其手中的天階聖人,整整五十位!!!

    非但如此,更冰封了一具又一具的天階聖軀,鑄就了近三百米高的登天路

    飄渺宗主絲毫不敢造次的跪望著前方的趙凡,他悔的腸子都青了,本以為,拿個搖搖欲墜的地階家族發泄下,來彰顯下聖人之威,讓失衡的心境恢復,結果現在已經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那麼簡單了,而是要砸死了!

    啊啊啊!飄渺宗主崩潰的在心中哀嚎著,天欲亡我啊!這般急著發泄干甚啊,哪根筋沒搭對,非得跑來與元獸山脈同在一個疆域的歸元州!在元獸山脈時,我僥幸沒被殺了充當登天路的聖軀之階,當年又沒有參與過圍剿獸神殿,以後都相安無事,我依舊是至高無上的天階存在!但誰能想到,徐家,不值得一提的地級家族,趙凡怎麼就出現在此了!

    與此同時。

    趙凡側頭看向徐家三口,笑道︰坤子,徐伯父,徐伯母,放心,有我在,別說區區一個天階中期了,就算十個百個,也不敢動你們徐家。

    趙賢徐地皇剛想叫趙賢佷,卻又不敢了,因為,連身為天階中期的飄渺宗主都得跪下,而自己是借助外力突破的地階中期。

    徐坤也是結結巴巴的道︰凡哥,真的假的,十個百個天階中期也不敢動我們?

    雖然,現在的形勢極為詭異,可那種描述太夸張了吧!

    趙凡笑了一下。

    而飄渺宗主求生欲激發,便聲淚俱下的說道︰十個百個?那都是少的了,在凡爺面前,縱使整個元界的天階聖人齊聚于此,也得乖乖的不敢有任何動作!因為,就在今天,數個時辰前,元界諸聖隕落在他手中的,就達到了五十位之多,其中更有兩位天階後期!

    他的話,讓徐家三口和遠處虛弱的百墓宗主近乎將眼珠子瞪出來!

    趙凡淡淡的瞥了飄渺宗主一眼,多嘴。

    完了,他想低調,我卻將事實漏了飄渺宗主面色煞白的道︰凡爺,我最賤,我該死-->>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