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參考(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直到目送著staff帶著兩人離開,五更還心有余悸。懷疑小飛鳥是不是哪根筋又搭錯了,上車的時候也是,分明是故意的。

    想想自己最近也沒做過什麼惹她生氣的事啊,也就愚人節企劃的節目當場戳穿她,不過這也不是什麼需要記到現在的深仇大恨才是。

    “猴莉醬,你今天一上午都和小飛鳥待一起,沒覺得她有什麼不對勁的嗎?”

    未央奈歪著頭,像是在認真回憶,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沒有啊。”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來那樣,微微地睜大眼。

    “怎麼了?”

    “飛鳥桑在書道課上很奇怪……”

    “哪里奇怪?”

    于是未央奈便把事情告訴五更。

    “飛鳥桑很奇怪吧,非說自己畫了個三角形,還說很有趣……我是不知道哪里有趣啦。不過飛鳥桑的笑點一直都很怪,這樣一想,也算正常啦。”

    五更哪里不知道小飛鳥的意思。不就是在隱喻她和西野中元三個人的三角關系嗎。偏偏繞了個大圈。

    未央奈對這些事不了解,一時沒想到那方面去。

    姬(チバ)其實就是公主,指的日芽香(チバろ),至于五和七就不用說了。

    “猴莉醬,最近飛鳥因為工作太累,精神有點問題,她要是說了亂七八糟的話你可千萬不能信啊。”五更提前打上預防針。

    “哦。”未央奈呆呆地點頭。也不太懂五更的意思。

    不過她很快振奮起來,拉著五更的手臂往往外走,“五更桑,我知道劍道部的位置,就在體育館的右邊,我帶你去!”

    被未央奈強拉著的五更,還是忍不住往小飛鳥和日芽香離開的方向看。日芽香沒和她一組自然是避免了各種她所能預想到尷尬狀況,但小飛鳥那個禍害主動湊到日芽香身邊,五更心里七上八下,感覺眼皮都在跳。

    希望她別亂搞什麼ど蛾子吧。

    ——

    小飛鳥一開始是沒想搞事的。

    一開始,是指斗狗愚人節企劃的那天前。

    還記得那天發生了什麼嗎?

    五更估計也就記得自己戳破了小飛鳥和節目組設的整蠱,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可對小飛鳥來說,這可是大事,重中之重,事關世界和平——我是說小飛鳥的個人世界。

    一直以來處于被照顧被呵護位置的她,該如何和五更相處呢。還和從前一樣?鬧脾氣,耍小性子,反正總會有人包容她……怎麼做得出來嘛。

    小飛鳥還沒心安理得地卑鄙到那種程度。

    所以這段時間她有在仔細認真地衡量彼此的關系,對于小飛鳥來說五更算什麼呢,而對于五更來說小飛鳥又有多重要呢。因為是比較復雜的問題,所以她每次冥思苦想了幾分鐘便呼呼大睡。

    她可不是把這個問題當做晚上睡覺前的催眠咒語哦。因為實在太難了嘛。

    那麼,小飛鳥老師在這里提問。

    遇到了一時之間解不開的難題該怎麼辦?

    嗯嗯,沒錯,放棄是最佳選擇。可是她小飛鳥也是有所成長的,首先,不要輕易放棄,就是她學到的重要道理。

    那麼答案還剩一個。

    參考(抄襲)。

    抄誰的呢。和五更關系比較近的,與五更相關,經驗比較豐富的,西野七瀨、中元日芽香這兩位。

    別忘了,這時候小飛鳥還不知道中元和五更在天台發生的事,也不知道五更和西野早在澳門——在她和未央奈車上玩翻花線的時候就確認了關系。

    她的小腦袋瓜里排出的線路圖,無非是以下這樣。

    西野喜歡五更。中元喜歡五更。五更和西野關系最好,跟中元差點。

    至于小飛鳥本人,擠一擠估計能在五更和西野中間佔個地。

    小飛鳥之前答應過不說西野相關的事,再加上這次節目錄制的機會,正好把目標放在日芽香身上。經過了上車換座位的試探,小飛鳥越發肯定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

    “飛鳥醬,你沒有想要參加的社團嗎?”

    中元和小飛鳥一路上看到了許許多多的社團。听學生說,學校要求,如果沒特殊情況,每個學生都必須要參加社團活動,這才導致學校社團數量暴漲。其實好多的社團都是那種莫名其妙混日子的。

    來的路上中元就看到不少,什麼猜拳社,熊貓會社,喪尸研究俱樂部,絕對領域研討會,還有一個叫做琉璃神社的社團,幾個男生抱著用黑布包著像是雜志之類的東西,進門前都要四處張望。

    是一群神社宅用來交流談論的社團嗎?中元倒是听說,最近冒出許多軍事宅電車宅之類痴迷某一種類別的宅男,神社宅她還是第一次見。

    中元沒多想,轉頭問起小飛鳥想要參加的社團。

    “嗯……反正不是那種需要體力勞動的社團就行。”

    小飛鳥皺著眉頭,觀察了中元一路,也沒看出個花來,關鍵現在攝像正錄著呢,她有再多話也不好說出口。

   -->>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