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王輔臣(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大順光中元年正月中旬,一場小雪剛剛過去,這幾天天晴了,空氣像水洗過的一般。站在山嶺任何一處往西南方向望去,太行山都赤裸裸地展現在眼前。

    王輔臣按住了自己的手臂,他苦笑了幾聲,王輔臣本來是官宦人家僕佣的孩子,他跟著姐夫參加農民軍以後,因為生性好賭,曾一夜輸掉銀子六百兩。

    王輔臣為了這筆錢財,動手殺了自己的姐夫逃亡,後來才投奔到時任大同總兵的姜麾下,做了姜部將王進朝的子嗣。

    兜兜轉轉一圈下來,王進朝已經跟著劉遷投降了清廷,王輔臣卻因為當時跟在姜的身邊,被迫留在了太原,並且在隨波逐流之中,居然成為了大順軍中一位立下不少戰功的驍將。

    太行山的山岩嶙峋疊嶂,王輔臣可以看得見那些石頭間的骨縫,肌理,甚至細細的皺紋。

    冬天山上沒有樹也沒有草,只有藍灰灰的石頭,和瓦藍瓦藍的天空在遠方相映著。

    因為前幾天剛剛下過雪的緣故,在山的溝接處,偶可望得見一片一片的白。更遠處有一間廟宇,但因為戰爭的緣故,早就廢棄,這麼遠望過去,都能看到廟宇上覆蓋的厚厚塵土,看到大門處結起的張張蛛網。

    士兵們跟著王輔臣攀到了半山腰上,其中大約三分之一是因為剃發令逃歸姜麾下的晉兵舊部,另外三分之二則純是大順軍出身的將士。

    “是滿洲兵的炮隊!”

    有士兵望著山嶺下面的道路,小聲提醒著王輔臣。

    王輔臣目力極佳,其實不需提醒,就已經看到了八旗兵押運過來的紅夷大炮。他們和清軍在太原附近已經做了幾個月低烈度的戰爭對抗,因此山西順軍對于清軍中的漢兵、蒙古兵、滿洲兵,已經能靠士兵的外貌和氣質做區分。

    這一隊大順軍將士都躲在山坳里,大家忍著寒冷和冰雪,守候了好長一段時間,終于等到了清軍的動靜。

    情報來自于姜策動的舊部。

    清軍在山西的主帥是都統葉臣,副帥則是山西提督劉遷——劉遷靠著獻城歸降一事,不僅取代姜成為大同總兵,而且由于他積極剃頭遵制,得到了多爾袞的賞識,現在又被拔擢為了山西提督。

    這一點當然讓姜感到分為眼紅和嫉恨,在姜大帥看來,這些東西本來都是自己應該得到的,現在卻不幸被劉遷偷走。

    為了報復自己的老部下和新仇人,姜在大順軍中就以加倍的精力活動了起來。他在山西最大的優勢,莫過于驚人的人脈網絡,雖然大同邊軍已經發生了許多場地震,可是與姜親近、被他照顧和恩待過的老部下,還是數量不少。

    這些人中一部分在剃發令剛剛頒布時,即自代北逃歸太原;另外還有一部分,經過姜和陳永福及大順山西節度使韓文銓、山西直指使李若星的商議,決定先行讓這部分軍官潛伏在清軍隊伍中,為順軍傳遞軍情,而不要妄自行動。

    王輔臣的行動就是因為順軍獲得了八旗兵押運大炮和火藥,將要經過這段險峻山谷的情報。姜為了斬獲軍功,賣好于晉王,便派出了自己部下最得力的一員驍將王輔臣前去輔擊。

    王輔臣年紀尚小的時候,就能夠狠辣地殺掉自己的姐夫逃奔官軍。他的陰狠狡詐,是遠出于一般人之上的,而王輔臣體格高大健碩,勇猛果決,在大同邊軍里也是數一數二的。

    他看那隊滿洲兵已經差不多走過了山谷,大炮和火藥的隊伍都聚集到一處的時候,便讓身後的鼓吹手發出軍令。

    嗚嗚——

    順軍的鼓吹手驟然吹響沖鋒號,早就做好準備的銃手們用那些架設在山岩和雪地上的鳥銃發起射擊,剩下的順軍步兵則把萬人敵點燃,發揮他們的臂力,將這團燃燒中的炸藥丟擲了出去。

    轟隆!

    一片雷鳴般的巨響後,山岩上的雪花都為之顫抖了起來。噗噗噗的從山脊上接連掉下片片淺白色的雪花片,王輔臣顧不上肩膀上落滿的積雪,他突然站了起來,因為體格太高大,一站起來,甚至就擋住了後排多數士兵的視線。

    順軍將士們都看著王輔臣的背影,他一手抓住斬馬刀,一手舉起手牌,好像飛燕般跳了出來,然後大喊道︰

    “殺韃子了!”

    跟著其余士兵也一起沖殺出去,在那些  啪啪、轟轟隆隆的槍炮聲中,戰士們一齊喊道︰“殺韃子了!”

    一部分萬人敵投擲的落點相當合適,正砸到了滿洲兵押運的火藥里面。爆破的火焰點燃了那數量眾多的火藥,立刻引起了規模更大的爆炸。

    王輔臣心中頓感驚喜,他不趕停下腳步,加快速度沖上去,揮舞起戰馬刀,依靠步戰和那些滿洲兵展開激烈的廝殺。

    但是出乎王輔臣的意料,他本來以為八旗軍遭到這樣突然性的伏擊,應當會馬上陷入混亂之中,成為待宰的羔羊,可是實際上這些滿洲人的表現卻異常的冷靜。

    滿洲兵們沒有去管火藥,而是圍攏在紅夷炮的四面,結陣抵御。雨點似的箭矢激射而出,密集又激烈的箭雨阻擋住了順軍士兵的步伐,連-->>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