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局勢突變(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範玉海還是很有大局觀的,在發現形勢不妙之時,沒有多余的廢話,也沒有多余的想法,有的只是明哲保身。

    西哈巴終于看到雇佣軍的援軍出現,不由是喜出望外,這可是一次可以重創雇佣軍的機會,他是連忙就要下令自己的騎兵退回來,來一個座山觀虎斗。

    命令未下呢,突然間就發現範玉海的騎兵正向後狂退,想要離開戰場。西哈巴哪里肯依,如果今天都不能拿下這個大敵的話,那以後想要尋找這樣的機會只會更加的困難。

    “向敵左右兩翼各派一萬騎兵,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們逃了,其它人隨我一起沖鋒。”西哈巴終于做好了全軍沖鋒的決定。在他眼中,雇佣軍和托婭的威脅都遠遠不如範玉海來的更為猛烈一些。

    西哈巴大軍全軍出動,剛退下來的騎兵又一次沖向到戰場之上,與托婭和雇佣軍一起向前直攻,追著範玉海大軍的步伐是好一陣的猛追猛打。

    三方聯手,大軍盡出,原本還佔著一些優勢的範玉海大軍當下壓力大增。兵力不及人,士氣不及人之下,戰場的控制權很快易手,由最開始的有計劃撤退,變成了現在真的敗退。

    “頂住,頂住。”範玉海眼看形勢突變,面對著三方大軍的壓來,情知在打下去,將是必敗無疑,這便不得不一邊大喊著妄圖穩住陣腳,一邊叫來了張猛和劉奪兩位將軍,商量著突圍之事。

    “不行了,戰場于我方十分的不利,軍心動搖,在打下去將是必敗無疑。趁著他們還沒有殺到面前,我們只有突圍了。”叫來了兩名將軍之後,範玉海即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好,我們突圍出去。”盡管心中不願意,但此是已經沒有給他們選擇的權力。好在一直就有這樣的準備,範玉海最早跟在身邊的五千騎兵做為後備軍一直未動,現在終是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早有準備之下,五千騎兵在張猛和劉奪兩位將軍的帶領之下,又一次展開了逃亡的腳步。

    曾幾何時,範玉海就憑著這些人成功的從雇佣軍眼皮子底下溜走,以至于兩小國被滅,三小國聯盟被打敗的時候,他依然可以毫發無傷。但很可惜,這一次他們面對的是必要至他們于死地的草原騎兵,想走又哪里那麼容易。

    大家都是騎兵,速度上的優勢沒有了。盡管這五千人十分的精銳,無論是武器裝備還是兵員素質都要強于普通的騎兵,可是面對著殺紅了眼,一心想要報仇的托婭、面對著領命而來的呂卓師長、面對著想要解決了大患的西哈巴大軍,他們僅僅是沖出了不到一里地,就又被纏上,並且身後的騎兵還有愈來愈多之勢。

    “將軍且走,這里交給我了。”關鍵的時候張猛主動站了出來,帶著三千騎兵負責斷後,死死的擋住了身後的蒙古追兵。

    “保重呀。劉奪,我們走!”只是說了這麼一句沒有營養的話,範玉海是轉身就走。在他眼中,別人的生死從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不能活下來而已。

    張猛留了下來,用他的身軀擋住了沖來的三路大軍,以血肉之軀築起了一個長城,死戰不退分毫。給沖來的三方大軍制造了層層的障礙,也氣得托婭一個勁發狂的大喊,可依然是無跡于事。

    新兵師盡管訓練很刻苦,但多數士兵的戰斗經驗缺乏,面對著張猛及其精銳,自是使不上太多的力氣。而這一幕正被跟在他們身後趕來的西哈巴看了一個正著。

    都說雇佣軍如此的強大,能征善戰,裝備精良,尤其是他們的統帥忠膽公,更是深暗兵法之道,難求一敗。可當真的看到了之後,西哈巴的心完全放了下來。

    別的他不知道,至少眼前這一支雇佣軍的戰力就很是普通,和自己心中的估算戰力還有著很大的差距。“嘿嘿,如此這就是雇佣軍的實力,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嗎?來人,馬上收攏戰場上俘兵,我們要壯大自己。”

    “啊!將軍,我們不追了嗎?”一名跟在身邊的千夫長一臉不解的問著。

    “追個屁,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還是壯在自己更重要一些。”西哈巴搖了搖頭,範玉海逃跑他已經是鞭長莫及了,即如此倒不如認清現實,先強大自身再說。

    命令下達,西哈巴的大軍率先停止了追擊,開始向著戰場上範玉海留下的蒙古騎兵圍攏而去。面前的壓力驟減之下,張猛終于完成了任務,給範玉海的離開創造了足夠的時間。只是苦戰的他身邊已經沒有多少的士兵,當那日松和呂卓兩人聯手向他發起攻擊之後,數次對拼下,胸前被鋒利的馬刀劃過,露出了里面的白骨。

    張猛重傷,趁熱打鐵的那日松與呂卓又是接連的發起了攻擊,讓他左右兩臂再添新傷,便是連馬刀都沒有力氣拿起的時候,托婭出現在他的面前。

    就是這個張猛,平日里以保護父親的安全為由,暗地里卻行監視之事,托婭早就恨透了此人。即是追不到範玉海了,那就拿此人開刀好了,閃亮的馬刀高高舉起,狠狠落下,張猛死,鮮血濺在了托婭郡主的臉上,帶著溫熱,也帶著她的淚水。

    張猛戰死,範玉海部的抵抗馬上陷入到了無序之中,除了一半的騎兵-->>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