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逃逸(1/3)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同一時間

    無罪大陸西南,夢境教國,地下聖堂禱間

    “總覺得有些無聊啊......”

    拉莫洛克慵懶地坐在一座縈繞著慘綠色氤氳、形態扭曲不定的神像前,低聲喃喃著︰“雖然能夠肆無忌憚地放松身心是好事,但這種怠惰的日子過久了其實也挺沒勁的,呵,我這人還真是難伺候啊。”

    這個看上去約莫二十五六的男人還是老樣子,穿著一襲寬大的銀白色風衣,右眼前戴著一只單片眼鏡,五官清秀而柔和,看上去溫文爾雅,那雙細長的鳳眼始終都跟沒睡醒一般微微眯起,和善的笑臉能讓任何人在看過他一眼後立刻對其產生好感。

    不過在‘第一眼’過後,你就會從這個人身上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怪誕與詭異,仿佛他並不是人類,而是某種由大量扭曲的存在堆砌出來的,看上去與普通人類無二,但絕不算是正常人的什麼東西。

    盡管這種令人驚悚莫名的氣質在現實中並不明顯,甚至細微到正常人根本感覺不到,但當這個游戲ID為‘拉莫洛克’的人進入無罪之界後,這份扭曲到無藥可救的怪誕氣息就再也藏不住了。

    “殘虐之罪麼......”

    拉莫洛克打開自己那連個人戰力排行榜前十萬名都進不去的人物面板,將目光投向自己天賦欄的第一排第一列,有些受傷地嘆了口氣︰“真是太傷人了,我明明是個知法懂法的好公民來著,被強行劃分到【混亂邪惡】這個亂七八糟的陣營中也就罷了,自帶天賦竟然也給的這麼奇葩。”

    周圍靜悄悄的,除了那流轉著慘綠氤氳的扭曲神像之外,整個禱間就仿佛一幅油畫般靜止著。

    一副分外詭異的,宛若加了反向濾鏡般詭異的油畫。

    “不過話說回來......”

    幾秒種後,拉莫洛克嘴角那抹似乎永遠都不會消失的弧度逐漸變得鋒銳了起來,冷笑道︰“既然這款游戲的主系統判斷如此精準,為何不直接把所有‘混亂邪惡’的玩家送進監獄呢?就算刨去那些劣等垃圾,我這種人在被撕掉了偽裝後依然能輕松愜意的活著......是不是有些太奇怪了啊。”

    他身後那座扭曲的神像微微閃爍了兩下,然後微微的嗡鳴了起來,似是發出了一連串若有若無的低語。

    “听不見啊,我親愛的主人~”

    拉莫洛克挑了挑眉,表情略顯無奈地聳肩道︰“真令人傷心,我明明已經把一切會引起您興趣的事全盤托出了,您卻依然不願意跟我這位虔誠的信徒好好聯絡一下感情。”

    神像不出拉莫洛克所料的毫無反應,就好像剛才那陣嗡鳴聲只是後者的錯覺一般。

    “唉......”

    拉莫洛克嘆了口氣,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一陣短促的敲門聲打斷了。

    “拉莫洛克大人,失語廳送來了最新的極密情報,您讓我們關注的北邊也有新消息反饋回來了。”

    稍稍有些顫抖的男聲從禱間外傳來,低沉而恭謹。

    “嗯,進來吧。”

    拉莫洛克懶洋洋地站起身來,不修邊幅地倚在神像正前方的長桌旁,轉頭對悄然出現在門口的中年男子笑了笑︰“怕什麼,我又不會殺了你。”

    “是......是的,大人......”

    後者深深地垂下了頭,一邊極力控制著自己的身形,一邊戰戰兢兢地從袖口處掏出了兩張羊皮紙,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拉莫洛克身側的桌面上︰“很......很抱歉,大人。”

    拉莫洛克並沒有去踫那兩份情報,只是有些好笑地看了那位中年祭司一眼,莞爾道︰“別緊張,盡管我總是會習慣性地忽視掉那些求饒的話語,但這並不代表我會隨意虐殺掉一個沒有犯錯的伙伴,還是說......你確實做了些自以為可能會冒犯到我的事?”

    後者頓時身形一僵,然後用力搖頭道︰“絕對沒有,大人,我願向......”

    “呵,開玩笑的,你要是太較真就沒意思了。”

    拉莫洛克卻是抬手打斷了後者,悠然道︰“而且就算我們的神並不在乎大家偶爾說說瞎話,也不代表他完全不介意信徒們的欺瞞,哈哈,別誤會,我並沒有不相信你,只不過絕大多數的人都不夠了解自己,所以哪怕你對我抱有一些就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負面情緒也實屬正常。”

    汗流如注的中年男子連連點頭,似乎已經精神緊繃到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那麼,可以請你幫我念一下這兩份情報麼?”

    拉莫洛克指了指自己手邊那兩張被火漆封著的卷軸,笑道︰“我這段時間一直都在跟宗教典籍之類的東西打交道,現在看到文字就會覺得難受,啊對了,請先讀那份失語廳送來的極密情報吧,我這段時間一直都當那玩意兒是內部周刊來著。”

    “如您所願。”

    中年男子輕出了一口氣,拿起其中一只卷軸後通過某種手法將上面那層火漆剝離,然後輕輕抖開,一板一眼地念了起來——

    【緊急密報,閱讀權限︰-->>

本章未完,點擊下壹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